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东莞书画》

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

——黎雄才山水画谱中的写生地位
                                戴腾飞
 
       三百多年前,清代著名文学家、戏剧家李渔和画家王概、沈心友等人编绘的《芥子园画谱》在中国的画坛上流传广泛、影响深远,被誉为中国画坛教科书。我国著名国画艺术巨匠齐白石的国画启蒙老师便是一本陈旧的《芥子园画谱》,近现代的一些画坛名家如潘天寿、黄宾虹、傅抱石等都曾从《芥子园画谱》中受益。此画谱在影响广泛的同时,在今天看来也难免有其不足之处。“由于清代初期崇尚仿古,这部画传中的范例,多是摹仿的肢节而缺乏自然的生命。虽然有功于入门的法则,却难免因陈的暮气。”①作为一位著名的山水画大家、广州美术学院教授黎雄才先生深知《芥子园画谱》的重要性,对其曾有过非常系统而深入的学习与研究,当然也知道其中的利弊。他在学习与教导学生学习山水画的过程中摸索并总结出一套自己的学习心得与教学方法,并依此编绘出了《黎雄才山水画谱》一书,为后来学习山水画的学人提供了一本难能可贵的教学范本。
       黎雄才先生1910年出生于广东肇庆的一个书画装裱师家庭,从小便开始临摹古本书画作品。1927年被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相中进入“春睡画院”,经过了5年严格的传统国画训练后,由高剑父资助赴日本留学并于1935年从日本学成归国。由于受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等人的影响,再加上他多年的学习与创作体验,他对明清以来传统中国画中过于概念化的弊病有着深刻的认识。他认识到造成明清以来中国画陈陈相因、了无生趣的局面的根本原因是画家只是停留在临习古代名家的作品表面,而不是如何学习古人“外师造化”而后“得心源”的整个创作过程。也正因如此,他毕生坚持“现实主义”的艺术道路,通过“写生”实践来达到对“师造化”的继承和发展,同时他还强调如何把传统中国画的精粹“笔墨”融入到“写生”的过程中,因为只有把“笔墨”程式与写生实践一体化,中国画“笔墨”的真正价值和意义才能得到最终的体现。他在编绘《黎雄才山水画谱》时尤其注重“写生”的作用,在题款文字中陈述写生的表现方法,同时还经常在后面加上“一切皆从对象出发”、“其法不一”等,目的也是提醒学生注重现实观察与写生的重要性。黎先生的写生不是走马观花、记流水账式的只图表面形式,而是建立在对自然的深入观察与了解的基础之上,他在谈写生经验时总结道:
       画树要苍健老硬而有姿态。平原肥沃而土厚者之树少露根,石壁悬崖之树露根的较多。
       一般画树之四时有:春英——叶细而花繁,夏阴——叶密而茂盛,秋毛——叶疏而飘零,冬骨——只有树枝,但亦有因地而异。
       树木与山石有密切关系,山的丰茂华滋之态,有赖于树木来表现。②
       如是等等。
       “写生”在历代绘画理论著作中都有所提及,它无疑是中国画创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南朝画家谢赫在其《画品》六法论中提出的“应物象形”、唐代画家张璪提出的“外师造化”还有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等都与写生相关。但由于中国画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已经逐步形成一套种类繁多的“程式”,大自然中各种各样的鲜活形象被归纳成为各种图式“符号”。随着传统的学习方法对这套程式体系的模仿与借用,逐步形成一种欣赏习惯和国画形式认知的心理定势。所以有很多国画家在外出写生时虽然也是对着大自然写生,但是有的画家心中早已有数,所画出的写生作品与闭门在书斋中所作无甚区别。③我国已故当代著名画家张仃先生曾提到,他跟随一些老画家出去写生的时候,他们在看到自然界各种不同的山体或树木时会互相发问说“这个是荷叶皴吧?”“那个是芥子点吧?”等等,这其实就是中国画传统“程式”在画家心中的强大心理定势作用。要摆脱这种长期以来学习传统时所形成的笔墨程式与心理审美形态,就需要“写生”这支强心剂为其注入鲜活的生命血液。
       作为注重“写生”,以“现实主义”为主要表现手段的岭南画派代表性画家,黎雄才先生所编的《黎雄才山水画谱》在借鉴《芥子园画谱》系统地介绍中国画的基本技法的基础上,结合岭南画派所提倡的写生经验,一切技法皆从对象出发,从而避免了传统《芥子园画谱》中所带有的因陈模仿习气,画谱中的范例深入浅出地对国画山水中的山石、树木、江海、河流、瀑布的画法,进行了一一的示范与解说。还通过文字浅显明了地介绍了传统山水技法表现形式与现实对象的关系,使初学者一开始就明确模仿与现实对象之间的重要关系。难能可贵的是在画谱中有许多范例都是黎雄才先生的写生与创作稿,笔墨表现成熟老练、形态生动,充满着自然的生机与活力。
       从《黎雄才山水画谱》中,我们可以窥视到写生作为画家向自然学习的一个重要手段,是艺术家观察自然、表现自身对自然感受的最直接的表达方式。虽然对着同一自然景物写生,但不同画家所表现出来的画面也是各不相同的,这也就是说明了“心源”的重要性。这也正契合了我国古代画家就已经总结并提出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创作规律。
 
       注释:
       ①迟柯:《黎雄才山水画谱》序言,岭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
       ②黎雄才:《黎雄才山水画谱·黎雄才画语录》,岭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
       ③方楚乔:《感悟“黎家山水”——黎雄才山水画艺术生成分析》,载《文艺评论》2010年第02期。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9 14:01:11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