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东莞书画》

书为画之本

——读黄宾虹课徒稿
 
       中国历来有书画同源之说,因为中国的文字和绘画是同时诞生的。七千余年前的陶器刻符亦字亦画,由于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进步,书法和绘画才逐渐分化开来。文字越来越符号化、抽象化,而绘画是比较具象的。
       古人云,画乃补文字之不足。这句话很有道理,由于绘画比文字更直观,不识字的人也能看得懂。相传孔子看了周朝明堂的墉画后感叹地说:“此周之所以盛也!”墉是城墙的意思。在城墙上画画,自然是为了宣传、教育,这类似于现代的广告标语,是纯实用的。所以那时的绘画还只是文字的附庸。
从书法和绘画成为独立艺术的时间看,书法应该是先于绘画的。最早见于史书的书法家比画家要早好几百年。书法作品的艺术水平在魏晋时期便达到了巅峰,推波助澜者均为一时之名流。而绘画至宋代才得以完备技法。宋以前的画家,世人多以工匠视之,士大夫罕见猎涉。至宋代,经苏轼、文同等大力倡导以写为主的文人画风,书法已完全融入中国画的血液之中。美国的福开森先生就曾经说过:“中国的一切艺术,是中国书法的延长。要了解中国艺术,首先要了解中国书法。”中国画尤其是这样的,它的气韵、骨法用笔全从中国书法来,要读懂中国画,首先要读得懂中国书法。宋元以降中国画大家无一例外的同时也是一位书法大家,黄宾虹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之一。
       黄宾虹(1865—1955)名质,字朴存,号宾虹,安徽歙县人。是我国近代画坛之巨擘。晚年所作山水厚重华滋、雄浑茂密,满纸尽黑,人谓之惜白如金,然无一余笔。是毕生倡导以书入画并身体力行而成为一代宗师的成功典范。
       要读懂黄宾虹的画,先要了解他的书法。宾虹先生的书法多是篆书流传,他的篆书取法先秦钟鼎,又得精研三代古文字的学识滋养,以具有自然、古朴、冲淡、柔中寓刚的大家风范而享誉艺林。从我所见过的篆书对联看,用笔活泼洒脱,布白巧妙天成,不落蹊径,看似不经意,但笔触含蓄、凝重、洗练,即使最细的线条,也是铁画银钩。整体给人以简洁、空灵、浓厚的金石气的古拙美。他的行草书为数不多,散见于手札、长卷以及绘画题跋。早年行书欹侧多姿,有较浓的阁帖痕迹;其精神俊秀焕发处又似集王圣教序;结字弛张开阖、纵横跌宕颇类黄山谷;可见宾虹先生早年行书师法甚广。晚年行书似受颜鲁公书风影响变得淳雅古朴、平和简净。
       课徒稿是老师为学生讲课示范的草稿,大都是一边讲解一边绘画。由于受众多是入门未深的青年学子,老师只能用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把自己的艺术理念表达出来让学生接受,因此课图稿均是寥寥数笔而融尽自己毕生心得的作品。观宾虹先生之课徒稿,其布局常为疏密型。其密处多是几株枯木加茅屋三两间,其疏处则常是几根单线来表现山石或远景。所画树木,其状或如长幼相携,显得怜爱有加却又恭谨有序;亦有或如老友久别重逢而礼让长揖,虬枝曲折处用笔如折钗股,墨色带燥方润。茅屋两三间,造型歪歪曲曲;初看不经意,实则工稳异常;构成线质尽见屋漏痕。山石勾勒几无皴法,用笔中侧兼施;其隐约处,犹如壁坼。信手点厾,圆浑厚实;尽得阴阳向背、纵横开阖、聚散随性之妙;用笔起收一如锥画沙。尺幅虽小,笔墨寥寥,却呈现出一派大家气象。墨法用笔无一不合于其书法。
当然,中国画毕竟不能完全等于书法。用笔可以全取自于书法,而造型则来自于自然。黄宾虹先生对于中国山水画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如其著名的山水画学习写生四过程与“取”“舍”论,就是提倡画家要接触自然、观察自然、与自然为友,再加上取舍得当的无妄下笔,才能创作出既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作品。从他简约、平淡为特色的课徒稿来看,的的确确称得上是写出来的美轮美奂的杰作。
       赵孟頫曾说,书法以用笔为上。作为与书法最为邻近的姐妹艺术,中国绘画的用笔的重要性也同样是无可替代的。然而,近年来中国画有逐渐向西画靠拢之趋势,甚至于有“笔墨等于零”的浑话出现。究其因是某些国人对自己特有的传统文化艺术严重缺乏自信。我想,只要是认真了解学习中国书法与中国绘画的渊源并大力研习过中国书法的中国画人,就一定会为自己是一个传统的水墨画家而感到自豪。其前进的道路也必将是一片光明,因为我们一直有许许多多像黄宾虹先生这样的光芒万丈且永不熄灭的灯塔照耀着!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9 13:31:42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