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东莞摄影》

策展,也是一种创作

       摄影,作为一门艺术,它的功能主要有两个:一、记录。记录历史,记录社会生活;二、审美。通过选材,取景,构图和艺术处理,最后所完成的作品给人以审美愉悦和艺术享受;其记录历史和社会生活所呈现的真实性、生动性和历史感等特点和优势,是文学、音乐、绘画等门类的艺术所不能比拟的。而影视纪录片虽然较之摄影,在鲜活生动性方面要比摄影强,但因其在镜头选取上主动性不如摄影,故艺术上又略输摄影一筹。而且摄影在叙事功能方面更简洁,更凝炼。如果是对事件事物的瞬间记录,其较之影视更细腻更准确;而如果是对某一事件或某一事物的阶段性的甚或跨时间段的记录,其蒙太奇式的叙事手法,则是影视纪录片难以做到的。
       明白了以上这些关于摄影艺术尤其是摄影在记录历史方面的优势的表达,我们就不难明白,为什么梁润泉的《百年广九铁路——石龙站的历史变迁》能在众多的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而且夺奖的名义不是惯常的作者,而是策展人。
       显然,跨越一个世纪的摄影记录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的,它必须借助他人之力,借助不同时代作者的作品,以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历史影像记录。《百年广九铁路》共由15张照片组成。这15张照片,如果从艺术角度来评价,绝大部分肯定跟艺术无关,只是一张普通的风景照或生活照而已。但难就难在如何搜集这些照片。这是需要下死功夫的。搜集者必须是个有心人。正因为梁润泉生于斯长于斯,对石龙有着深厚的感情,对石龙的历史充满着骄傲和自豪,对石龙的文化予以极大的关注,他才能几十年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将在过往漫长的岁月中散失于民间的那些弥足珍贵的照片一一搜集起来,将已经远去的归于寂静的历史和人物重新“激活”。当然,要让这些照片变得有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仅仅靠“死功夫”,靠耐心是远远不够的。想必,梁润泉所搜集到的老照片,即便仅仅是跟石龙火车站有关的老照片,也绝不只有我们所看到的这十几张,而应该有更多,特别是文革和改革开放初期的。如何让这些老照片在艺术和再现历史上都能成为一个完整的有机的整体,无疑是对策展人艺术素养和眼光的一个考验,因为它跟创作一组新作品一样,也存在一个去芜存菁,选优淘劣的过程。这就要求策展人必须具备结构剪裁和安排故事的能力。所以,我说策展也是一种创作。显然,梁润泉都具备了这些能力,而且驾轻就熟。
       这15张照片艺术上我不去进行评论,一来,可评的不多;二来,那是多位无名氏的作品,不是梁润泉自己创作的作品,梁润泉的作用和贡献在于他搜集了它们并很艺术地将它们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完整有机的整体。因此,在这里需要点评的,除了上面已经讲了的这些观点外,我还想就梁润泉在选取照片并结构成故事这方面进行简单点评。
       如果把《百年广九铁路》组照看作是一篇小说的话,那么其结构、剪裁和篇幅是恰到好处的,而且根据时代特点采取了多种角度与时代特点相吻合的叙事方式。我们来试做分析。
       第一张照片,呈现的是百年广九铁路的枢纽站之一石龙老火车站。这如同小说的开篇段落,并且开门见山,加上其静态的画面,为整个故事平静沉稳的讲述奠定了基调。
       第二张照片是当年建设中的尚未完工的广九铁路情景,这是一张极有史料价值的照片。这张照片配以下面简短的说明文字,等于起到了为整个故事交代时代背景和缘起的作用,而且它未完成的状态给人以历史沧桑的感觉,似乎预示着它的未来将会跌宕起伏,饱经忧患;也预示着整个故事将会跌宕曲折,与时代同起落,同命运。
       第三张照片中的老式火车,很像是这个故事中的一个人物,它让画面和故事一起“活”了起来。通过下面简要的说明文字,我们对这个“人物”纯真的“童年”和后来受政治影响而发生改变的“人生经历”有了基本的了解。它静静而又肃穆的“端坐”在那里,俨然就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者在那里向世人叙说久远的以往。
       到了第四张照片,孙中山出来了,他不是来旅游,而是来视察战事,广九铁路此刻成了因政治而起的一场战役的阵地。说明文字还交代共产党人周恩来也曾多次来过。我们终于开始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力量在真正推动着整个故事的进展和变化——那就是政治。
       接下来的十张图片,彷佛就是十个不同的情节或小故事,从不同的侧面,按照时间顺序继续在讲故事。而它们的发生,不管是忧是乐,是滑稽剧还是悲喜剧,都与政治有着密切关系,是政治导致的直接结果。
       日本人来了,为阻挡日本人进一步南侵,中国人自己把自己修的桥炸了;而日本人为了进一步南侵,又“替”中国人重修把桥修好。这既是悲剧又是喜剧,还是滑稽剧。其中所含的政治的、文化的、历史的信息实在是太丰富了,耐人咀嚼。
       在一座铁路桥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三剧同演的奇事呢?接下来第六张照片做了交代:因为石龙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时间进入解放后。策展人选取了几张最能再现大跃进,六七十年代初因集体性饥荒农村人口茫然逃离故土,文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改革开放初期内地与港澳之间最原始的商贸往来等旧照。这些照片每一张都相当于一个代表性的故事,只要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都能由这些照片唤起关于那个时代的许许多多的记忆。这里最值得一提的是第十一张照片和第十三张照片。这放在小说的结构中就如同一个精彩的插叙。一个生动再现了三年自然灾害之后、文革爆发之前中国经济与社会那一段难得的美好时光;一个将“读者”随着前面几个故事而飘远的思绪重新拽回到故事发生地——石龙。而且等于是再一次突出“石龙站的历史变迁”这一主题。
       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憾和败笔的话,那就是第十二张照片安排的位置欠妥。一来,石龙的水运业不仅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发达,民国初年和三四十年代更是它的黄金期;二来,这既不属于“故事”也不能算作“情节”,而是属于“故事”背景。因此它适合在一开始就做交代。另外,如果策展人再放进一张当今武警战士守桥或者有“和谐号”三个字特写的高速列车行驶的照片,那么其主题和整个故事的历史政治意味将得到很大的丰富和升华。
       这或许对我们的摄影家们是一个启示:如果大家在文学方面再多些浸淫,对于自己的摄影艺术在高度和深度方面的提升将无疑会有很大的帮助。
 
(本文作者为国家二级作家,文艺评论家,石龙镇文联专职副主席)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9 10:57:08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