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东莞文艺》

诗意诠释南城的精神底色

 诗意诠释南城的精神底色 
——读文学作品选《南城放歌》 
 
     作为东莞的城市会客厅,南城这片洋溢着勃勃生机的希望热土,每一处都涌动着青春、阳光、活力,每一天都演绎着动人心弦的创业华章。面对南城经济社会日新月异的新面貌,面对南城文化建设的新成就,南城区文联、南城区文化服务中心审时度势,及时主办了“艺展中心杯”文学征文,邀集生长于南城、工作在南城、居住在南城的作家及文学爱好者,乃至对南城有所了解、怀有感情的外地作家们,挥动手中的笔,用充满激情的文字,诗意地诠释南城美丽、富裕、文明、兴业、宜居的城市幸福精神底色。
       于是,我的案头才有了这本由潘立新先生主编、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于2012年5月出版的《南城放歌》。毫无疑问,这本书对于丰富东莞文化名城建设的内涵,扩大南城文化建设的影响,推动南城文学创作,都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
       《南城放歌》一书收入南城区首届及第二届“艺展中心杯”征文大赛的获奖作品50篇(首),近28万字,按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等体裁分为四辑。这些作品,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反映了南城的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方方面面的事件、人物及新变迁、新成就,抒发了对南城这片热土的真挚情感。
       说实在话,征文的作品题材面会集中在征文要求的主题上,这样就显得涉及面相对窄一些,如何在有限的空间发挥无限的想像,充分展现文学的魅力,这就不是一般的“手段”了。或许是为此原因,这本《南城放歌》里散文的份量最重,篇目最多。
       相较于其他文学体裁,散文是一种更为平民化的文体,但散文易写难工,如何在散文创作中写出文化本位性、思想性和它的审美先驱性,如何写出文化底蕴和深层体验,应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课题,其优劣高下之分,往往就在于作者的独出机杼了。在这一点上,张绍民的散文《与几个汉字谈心》,可以说很好地做到了一个“巧”字。文章所选择的“谈心”对象是“玉、观音、鸟、家具”这几个普通的字词,初一看这几个字词与“南城”没什么关联,但细看文前的“题记”,这几个汉字所涉及的内容,恰是位于南城的东莞艺展中心博物馆中的古玩、书画、家具等藏品。这种以虚着实的写法,尤须笔力强健,方能挖掘出南城艺展中心所蕴含的丰富的文化密码。他在《玉》中写道:“玉:我们被赋予文化。我:人需要文化来撑腰,你们牺牲自己,成全了人”,这种人与玉推心置腹的“谈心”,揭示出文章的主题“在常态下,文化的力量是一种绿化”。他在《观音》中写道:观音说,“我看你的时候,与你的目光,与你的心灵,对视了,我把善,我把爱,我把慈悲,都注入你的心,注入了你的目光,很高兴你能够收下,很多人收不下我的注视”这不就是在引导人们对善与爱的关切与体悟?他写《鸟》,“只有自然才会真正懂得珍惜任何一只小鸟”,“人人皆为自然,就会真正地爱鸟如心”。再看他写《家具》,“家具成为文物,家具成为更高的价值。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家具最大的价值在它进行生活”。这样的把人的情感植入物的形体、阐发字的联想,进而发见与时代与人们的关切相贴近的内涵,应该说,这可说是作者驾驭题材的高明之处。
       而李盛昌的散文《蚝岗:五千年时光沉淀于一枚蚝壳》选取的题材是位于南城蚝岗的贝丘遗址,这是被历史学家誉于“珠三角第一村”的一处文化传承之所在。李盛昌通过对南城“蚝岗遗址,在全民崇尚物质的年代被发掘和保护,究竟意味着什么”进行思考,用自己的目光,去“丈量”“五千年人类历史的长度”,引发读者对物质、生命、文明、创造、毁灭、轮回,这些哲学意味深重的命题进行思索。
       祝成明的散文《南城美学》则是从南城作为东莞城市中心区几个富有代表性的场景着墨,来抒写对南城社会变迁的礼赞。在他的笔下,中心广场“是树木的家园”、“是年轻母亲的后院”、“是都市的夜总会”,这里的“树木、花朵、小草和露珠”都有着“美梦”,这是怎样的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境界啊!在祝成明的眼里,“水濂山是南城的梦中情人”,“鸿福路口是我生活的出发点”,他“熟悉这里的一切”,“深深地爱着它的万种风情”。读这样的文字,读者的情愫也被调动起来,跟着作者一同去感受南城现代繁华文明的内核。
       同样是对南城现代文明进行演绎,汪雪英的散文《触摸南城》就显得更为生活化。作者是一个跟着东莞城市一同成长的新莞人,近二十年中,亲眼看着南城一天天的变化,一天天的变靓,读了她的文字,自然会从心底里认同她的赞叹:“新南城,旧篁村,新旧两个南城区,真是翻天覆地,在时空穿越的三十年间,有着天壤之别”。
       朱爱民的《寻找城市的月亮》别有一番意味,作者认为东莞“在这个三旧改造过程中保留着体现东莞创业精神的传统建筑,实质上是一个能否让东莞精神能否传承的核心”,这个切入点就相当有深层体验了。作者说,“如果说高速发展的经济是东莞的阳光,那么东莞的文化事业应该就是东莞夜晚的月亮。蹒跚迈步的艺展中心,虽是一颗还不圆满的弯月,她的光辉还不够明亮。”但“她会慢慢长大,用饱满的激情跃上南国的夜空,为无数夜以继日的人们引领方向”!
       文集中其他一些散文也是各呈特色,刘建中的《水濂山记》、子木的《细说度香亭》倾情于山水景致的刻画;谢耀西的《吾心安处》、周齐林的《南城物语》致力于传达新莞人对南城新生活的切身感受;董志合的《晚饭后的节目》、枫子的《南城:我自行车上的爱情》醉心于日常生活细节;于学青的《中韵轩红木家具的“中国设计”》、朝歌的《作为艺术的南城》、张月好的《听雨轩寄雅》、陈林彦的《穿行艺展,邂逅犁,想起父亲》、易文的《在艺展中心享受淘定的乐趣》,则是聚焦于艺展中心风韵。
       文集的散文给人的总体印象是,视野开阔而不局促,内容丰富而不单调,思考深入而不简单,从多维度、深层次阐释了南城的精神底色,值得一读,值得细品。
       与散文相得益彰的是,《南城放歌》中的诗歌也颇有质感,颇有份量,诗意地勾画出南城的岁月风华。
       尹宏灯的《南城记忆》,是在“一座座横跨的立交桥上/昼夜不停地奔跑着城市的风”; 冰雨放飞诗歌的翅膀,来俯瞰《纸上南城》,“沿着莞城的大地/我心飞翔/我爱徜徉/在一张纸上。像春天一样/抵达南城花香鸟语的天堂”。有着诗人和新莞人两张标签的孙海涛,把深情的目光投向“往昔结伴过的身影/和深映其中的/情话”的一片热土,写出了组诗《周溪情话》,述说“这平凡而又崭新的一天”,“就在这里,就在我们日日起居的前屋与后院”,“幸福像花儿一样开放”。这些诗篇,从新莞人的视野,写出对南城的内心情感体验,让人读之之后,内心情不自禁产生共鸣。
       陈亚伟的组诗《艺展写意》将发现的笔墨集中到艺展中心展出的一组绘画作品,诗思开阔,形象亦优美。如同前面张绍民的散文《与几个汉字谈心》一样,不拘泥于城市实物的描摹,而把抒情的重心集中到具体的点,“小孔成像”,别饶雅趣。
       相对而言,文集中的小说的“个头”稍显单薄苗条,三个短篇,赏读之后,还是让人为作者的构思叫好。
       叶蕊的《爱在南城》讲述的是一个来南城打拼的文学青年与一个单身女房东相识、相知、相怜、相爱的故事,从中阐释了人性之美。
       叶瑞芬的《会开花的木头》,写“青春年少的阿木,因为家贫失学而勇敢地走出深山,来到这繁嚣的都市”打拼,贫而有志,学得一身巧技,终于在朋友相助下,成就一番事业。这种近乎砺志故事的小说,结构虽无机巧,但对青年读者,尤其是对作为刚走出校门、走上社会的青年读者,应该还是有一定的启示意义的。
       文集收录的两篇报告文学,则浓墨重彩描写在南城创业兴业的实干家,以此表达南城地灵人杰、风光独好的主题。彭超鹰的报告文学《经营生命》,作者较为全面地摹写了秦长江这样“一个把生命当事业一样经营的人”,“丰富而传奇有人生阅历”,阐述经营生命所达到的人生境界,所展露的气度与胸怀。作品材料丰赡,语言丰富,内涵丰厚,对人物经历的表达细致而不冗杂,对人物精神的阐释细腻而不溢美。另一篇报告文学《陈林:宏规远志写风流》倾心刻划了陈林“这位经验丰富的老舵手,正带领宏远这艘巨轮,破浪前行,驶向更加美好的明天”的创业领路人的形象。
       唐朝诗人白居易有言:“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作为基层文学征文的结晶,《南城放歌》一书,较好地把握了弘扬时代主旋律的宗旨,所收入的作品贴近了生活,接了“地气”,因而也就具有了艺术的生命力,就像一组动人心弦的激昂乐曲,让人读了心头为之一热,精神为之一振,眼界为之一新,不禁要为南城叫好,为南城放歌。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9 09:23:03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