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东莞文艺》

表姐设宴

 
       暑假将至。远在千里之外,掐着指头过日子的娘,总是比日历更精准。她从老家打来电话,询问孙子孙女们是不是后天放假?订好火车票没有?虽然不是可视电话,我却能从电话中看见娘急切的表情,能触摸到她窗外那水绿葱嫩的丝瓜架,满院子火辣辣的夏天的阳光。
       我故意逗着娘兜圈子,不成想娘提到一个让我心热眼跳的人。我近二十年未曾谋面,十多年未曾联络的芹表姐。娘说,她专门从城里来看我,我都不认识她了。大一包,小一包带了很多东西来,客气的不得了。临走还硬塞给我一千块钱。说是算还借你的钱和利息。她还再三再四嘱我有空去她家看看。
       放下电话,我感到很惊喜,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说到芹表姐,我至今还对她心存感激和愧疚。十七年前,我在小城教书的时候,芹表姐早晚在街边摆摊卖卤豆腐干,茶叶蛋和凉粉什么的。表姐夫在一家纺织厂当搬运工。那时候,我们走动的很频繁,芹表姐和表姐夫待我这个表弟很亲切,丝毫不亚于我的父母。我经常早晚去他们的租房蹭饭。每次去都像第一次去,表姐总会留着我喜欢吃的,或者她认为好吃的给我。有时候,我周末干脆去他们家过一天。表姐出摊时,我要帮她拿东西送她,她从来不让,说是不体面,好歹我是教师。
       1993年初春,我应一个同学的邀请,办了停薪留职手续南下打工。临走的时候,表姐做了一桌很丰盛的饭菜为我践行。饭后,他们提着我的行李,送我到车站。表姐一路上不停地交代我这样那样,告诉我要是外面不好就马上回来。上了车,芹表姐递给我行李的时候塞了二十块钱给我。我不要,将钱扔了下去,表姐转身就哭了。表姐夫赶紧捡起来递给我,我只好收下。二十元钱,在当时是够买一个星期的菜金。那时候,他们的日子很拮据。我当时拿在手里觉得沉甸甸的,不舍之情让鼻子酸酸的。
       时光飞逝,仔细算起来,我和她上一次直接联系已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芹表姐写了一封信给我,问我在南方怎么样?说是他们准备开一家小饭馆,钱不够,跟我借五千元钱。那时候我虽然每次给家里,偶尔也给他们写信都说“好”,其实是很差的。不希望他们为我担心。我一个普通的打工仔,每月累死累活也就四五百块钱,寄一半给父母,剩下的自己抽烟买点零碎,基本是“月光族”。我回信给表姐说了我的大致情况,但是谎说我余了五百元,其实是跟朋友借的,寄给了她。表姐收到我的信和钱回了一封信,就是跟我道歉不该跟我借钱。那以后,我们就慢慢地不再联系了。
       终于知道他们的一些消息是最近两年的事。我的同学碰巧和他们住在一个小区。老同学因为生意的关系经常跑南方,我们见面聊天说到了他们,知道了我们是表姊弟,老同学一来二去为我们间接交换了不少信息。说是芹表姐他们买了房子,在老街开了一家大排档,生意还不错。并给了我芹表姐的电话号码。  
       有好几次,我拨了芹表姐的电话,想打过去,但是想到这么多年没联系,拨通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何况还有她借钱的事情,生怕她多想什么,最后都是叹口气作罢。我同学也将我的号码给了他们,并向他们神吹了一番我的所谓“成就”和“英雄事迹”。所以,我就一直默默地等着芹表姐先给我电话,但是他们也一直没有来电。想来他们也和我一样觉得陌生,隔阂了吧?尤其是我现在也算混出了点人样,作为很要强的芹表姐,估计心里会更多了一层障碍。
 
 
       母亲的电话给了我许多勇气,也点燃了我按捺不住的情绪。我定神想着记忆里短发,大眼睛的芹表姐,找出芹表姐的电话,终于打了过去。芹表姐听出我的声音之后,激动的不知所措,不知道说什么好,是你啊,想不到,真是你……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好。我们两个人争着说话撞头,然后又互相推让冷场。终于镇静下来,发现很难找到什么话题,也就东拉西扯一气。后来,芹表姐把电话给了表姐夫,我和表姐夫又聊了一会,最后约好,我送孩子回家经过市里的时候,无论如何也要去他们家坐坐。
       我们一家和芹表姐一家见面的那天,芹表姐眼里泪光闪闪,拉住我两个孩子的手舍不得松开,不知道找什么给他们吃才好。孩子挣脱开她,她又拉住我老婆的手,不知道往哪里让坐才合适。她不知所措的样子,惹得我们哄堂大笑。不过我们也都有些不太自然,多年未见,虽不至于像鲁迅和范爱龙的尴尬,但总是有了诸多的陌生情怀。
       想那时候,我还是一个瘦容的单身青年,现在一大家子了。那时候芹表姐和表姐夫瘦的像两根面条,现在他们都比当年胖了很多。尤其是表姐夫,头发落光了,满脸横肉,将眼睛挤得只剩下一条线,挺着个大肚子,活脱脱一尊弥勒佛!在他们的大排档里,他们的热情到了让我们一家不自在的地步。我一再要求他们随便些,拼命想找到当年的感觉。  
       晚饭的时候,表姐将他们最好的一个房间留下来,最好吃的也都留了下来,弄了一大桌子,据说是我当年最喜欢吃的菜。又找了两个亲戚过来陪我喝酒。表姐还偷着出去买了两瓶五粮液回来。我无法推辞,只好享用。一时间推杯换盏,谈旧说新,乐不思蜀。直到老婆提醒我,你有轻度脂肪肝,不能多喝酒,晚上还要回家,我才推辞停杯。表姐听说我有病之后,心疼的不得了,赶紧去帮我泡了一杯蜂蜜,然后她喝酒让我喝蜜茶,表姐夫也是。
       酒到深处,我看出表姐有了醉意,说话絮絮叨叨起来。她情不自禁地谈到了过去的生活,谈到了日子里的千难万险。说到现在,虽然他们日子好过了一些,毕竟是小生意,利润薄,来找麻烦事的人又多,每月都要应付,月底也是所剩无几。表姐夫打岔不给她絮叨。我说我们是姊弟们,诉点苦没什么,这样显得真实,以前过苦日子的时候,我们是无话不谈的。表姐听了很高兴,就接着说他们至今还为置办房子欠下一身债。头几天,他和表姐夫还在为大女儿刚考上大学愁学费,愁从哪里借点钱办一桌饭答谢亲友呢。她说,这么多年一直也是亲友们的支持,他们才得以在城里立住脚根,有了房子和大排档。
       说到为难处,表姐的眼睛红红的。我和老婆听了心里都不是滋味,加上酒意盎然,我立即拍着胸脯说,外甥女的学费我包了,请一桌饭答谢亲友的费用我也包了。表姐听了忙说她酒后说多了,表姐夫也忙不迭地数落表姐,跟我们推辞。我急了,站起来不客气地对他们说,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们要是硬推辞我就生气了。见我这样,表姐只好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晚饭后,表姐和表姐夫坚持要我们留下来过一晚。我说这倒不行,因为父母亲知道我们回来了,尤其知道他们的孙子孙女回来了,要是不回家,他们会等一宿不睡觉的。最后表姐拗不过我们,打电话找了一部的士,硬是先给好了车钱,还要指使表姐夫跟我们一道当保镖,说是怕路上不安全。我说车钱我们就不争了,表姐夫不能再送了,再说车子也坐不下。表姐听了就是不依,到是多叫了一部的士,要表姐夫跟在后面护送。实在没办法拒绝,两部车,我和表姐夫一部跟在老婆孩子的车子后面,一起往家回。
       路上,我和表姐夫一番拉扯之后,我将一万元现金塞给他,说好算是给外甥女的学费,至于答谢晚宴,我跟表姐夫交代,他们确定好了日子和地点通知我,必须要由我来请客。
 
 
       五天后,我接到表姐夫电话的时候有些吃惊。
       他们的答谢晚宴地点,竟然定在了市里最豪华的喜来登大酒店。我想问表姐夫为什么要订这么豪华的酒店?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因为说好是我买单,要是问怕他们多心。
       举行酒宴的当天中午,我们接到表姐夫电话,交代我们乘出租到北站停一下,说是要带上表姐的一个亲戚一起来。表姐夫给了我那个亲戚的电话。我和老婆依约乘出租车到了市汽车北站。我给表姐的那个亲戚打电话,他说就在北站正门口等。我们到了一看,一个帅气的小伙子站在路边,旁边停着一部半新的奔驰,仔细一看,居然还是深圳牌照的。
       小伙子迎上来自称是表姐的侄子,开了车专程来接我们的。他帮我们开了车门然后关好才上车启动。上了车,我问他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的深圳车?小伙子莞尔一笑说,叔和婶子你们就别管其他了,现在我就是你们的司机小王,车今晚就算是你们的,我是奉命来接你们去,然后送你们回来。我和老婆相视一笑,觉得表姐真有意思,一定是花钱租来为我装门面的。不过这么近的距离应该也不用多少钱吧?我问小伙子多少钱,我要给他钱。小伙子见我识破了,就说,实话跟你们说吧,车确实是租的,但是车钱姑姑已经给我了。不多的,就租一个晚上。车是我们单位的。
       我们到喜来登大酒店大门口,小王把车直接开上了大厅门口的走廊。下车的时候,开始还以为是哪家办结婚典礼的被我们撞上了。门口站了不少的迎宾小姐,披红挂彩,喜气洋洋。一张硕大的桌子上铺着红布,后面坐着两个金童玉女,大约是收礼帐的。正在疑惑之际,芹表姐和表姐夫身着盛装,满面春风地迎了上来。后面紧跟着一大帮人涌出来,直奔我们一家人。一时间我和妻子都有些惊慌失措,妻子失声说,这是干嘛?我定了定心神,赶紧低声对她说,没事,注意镇定,我们是来喝喜酒的。
       一大圈人在大厅门口围住了我们。情形丝毫不逊色于明星出场,被自己铁杆的粉丝们包裹要签名,合照,拥抱接吻。芹表姐高声热情地给大伙加油添醋地介绍起我来。搞得我们夫妻俩尴尬的一时真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原来这盛大的欢迎场面是专为我们准备的。放眼大厅里面的柱子上,打着触目惊心的两行标语,一行上写:“热烈欢迎XX公司董事长XXX亲临本酒店”,另一行写着:“热烈祝贺XXX千金升学答谢晚宴圆满成功。”……好在我不止一次混过这些场面,否则我真要晕倒在地了。我和妻子像是机器人一样,被簇拥着先是来到了礼帐台前,听不到旁边的哄闹都在说什么,倒是听清楚了台后的金童向玉女介绍我说,这就是XXX的表舅,南方来的身价几千万的大老板啊。
       这个习俗我是知道的。参加人家的喜宴,如果主办家摆了礼帐台,是要掏红包表示祝贺的。我忙对老婆努努嘴吧,老婆会意,走过去问那个台后的金童有没有空红包,金童马上从抽屉里拿出来一沓空红包,笑嘻嘻地递给她。就在这时,我身后的那个司机小王。马上过来巧妙地挡住她,掏出一个厚实的大红包放到台上,很大声地说,这是我们董事长的,一万!众人听了,一片啧啧之声,都说是大款啊大方啊什么的,哄闹,感叹唏嘘不已。不待我说什么,表姐一步抢过来拽住我和老婆,转身对众人说,请我弟弟和弟媳入席吧!他们不习惯这么闹腾的。
       我们被表姐一边一个挽着手,众人簇拥在两边,走进宴会厅的贵宾席。放眼望去,除了三台贵宾席,应该还有十几台人吧?旁边的两个贵宾席还没坐几个人,我们是被安排在正中间,和表姐的父母,表姐夫的父母及他们女儿等至亲坐在一起。没落坐,一个司仪拿着麦克风站在我旁边,大喊让所有人站起来鼓掌,欢迎我们的到来。接着就开始了长篇介绍,说我是什么什么公司的董事长,是什么什么市的政协委员,是什么什么协会的会长……我完全懵懂了,我真佩服他们搜集资料的能力,大约都是来自百度和我那位老同学的陈述吧。
       中间一段我到真没听清说什么,只是最后几句听清了。说是我在深圳,听到我外甥女考取了安徽大学非常兴奋,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匆匆赶来,要代表我表姐表姐夫,在这里盛情款待各位亲朋好友,特别要感谢今天所有到场的嘉宾,一直以来对我姐姐姐夫的大力支持!最后还让我发表讲话,在一阵泼水节般的掌声里,我硬是推辞掉了。
 
 
       宴会十分热闹,张扬。表姐夫忙得像陀螺,一桌一桌地敬酒,不停地招呼客人吃好喝好。
       表姐则不停地带客人来给我们敬酒。一会是居委会的张主任,一会是卫生局的李主任,一会是税务局的王主任。每次不仅要我站起来陪人家喝一杯酒,向他们的到来捧场表示感谢,她还要对他们大肆地吹捧介绍我,特别地还要说,我弟弟其实很早就想邀请大家一起坐坐,但是实在是因为工作太忙,一边是政协的工作,一边又是公司的工作,都要操心,所以才搞到今天回来请大家,望大家谅解!就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表姐居然又拖着我到另外一台贵宾席去给别人敬酒。我有些忍无可忍了,脸色变了,悄悄对表姐说,今晚的帐我会结好的,求你放过我吧!我实在不能再喝了。咱不去了好吗?表姐显然是喝多了,有些晃悠,嬉笑着咬着我的耳根说,给姐一点面子,就最后一台了。
       我只好又跟她来到了她说“最重要”的一台。到了台前,表姐介绍我才明白。这是一桌有重要领导的台面。她指着一个胖子介绍说,这是环保局的赵局长,指着一个瘦子说,这是市人大办公室钱主任。表姐极尽谦卑,恭敬之能事,我也只好顺着她的意思,一一敬酒,一一派名片,言不由衷地说着多谢他们对我表姐的关爱。表姐听了脸笑成了一朵花,跨前一步,对着那个胖子,故意批评我说的不对,说一直以来赵局长都是很关照她的。我连连鞠躬表示感谢敬酒,那胖子应该是喝多了,也很激动,口齿不清地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往后……往后你姐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我……我能办的,一句话!我连说多谢之后,就想拉着表姐走人,害怕她再说那些介绍了几十遍的话,但是表姐不肯走,还是好像不失时机一样地说了,不仅说了,这回还将我在汶川大地震中捐款一百万的事,说了好几遍。众人都纷纷称赞我,但是我却羞得无地自容,感觉自己好像在沽名钓誉一样。
       真像是一场突入其来的洪水,对我兜头盖顶的袭击。我实在想象不出表姐和表姐夫怎么会变成了这样的人!他们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不就是想套我点钱为他们装装面子吗?那好歹也该事先和我说一声吧?也像是一场梦靥,让我郁闷的出不来气。但是我还能把持住自己,我知道这时候如果失态,闹出别扭就是出力不讨好了。弄得不慎,都有可能让表姐表姐夫跟我翻脸。我要坚持住,我安慰自己,钱丢了不算什么,人不能丢。大不了算是也捐款十万给他们吧,也应该,当初他们真的待我不薄。
       自己让自己平静了之后,又去劝我可怜的,紧绷着脸的老婆。这时节,老婆困窘的就像当初在酒店和我举行婚礼一样,多了一样的就是,不断低头假装咳嗽骂我,你怎么有这样的表姐啊,太过分了。我就劝她注意素质,好歹咱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有我在不算什么。唉!凭心而论,我无论如何也没料到,芹表姐为我导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当酒宴进入高潮,我作为被关注的焦点慢慢分散开来,客人们开始专注于各自的吃喝,呼朋引伴猜拳行令的时候,我拽了拽好不容易坐下来的表姐夫的衣襟,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我们走在去洗手间的路上。我问,你们搞这么大场面事先也不说一声啊?表姐夫看着有些醉眼迷离,但是说话也还清醒利落。他迟钝了一下说,对不起!兄弟,都是你表姐的意思,我拦不住她。我说,那你事先跟我打个招呼也好啊。弄得我很尴尬。表姐夫这回有些嗫嚅着说,你表姐不给说,她说先跟你说了你不会同意的。这话我信,看来表姐多少还是了解我一些脾性的。我加重了语气说,你们不该也不必要这样的,不是我怕花钱,花几个钱没什么。但是这笔钱足够孩子四年大学的费用了。
       听我说到钱,表姐夫马上拽住我的衣服靠近他,悄悄地说,兄弟!今晚最重要的事情就在这里了。我吃了一惊,忙问,什么事?
 
 
       表姐夫回头看了看宴会厅,然后说,我们去那边角落说吧。我跟着他走到不远处西餐厅的旁边。他像做贼一样地环顾四周之后,给我点上一支烟,然后才说,帐我已经结好了,但是兄弟你要说是你付的,待会你去总台跟他们要发票,他们会问你公司名称,你给一张名片他们就好了。
       什么?!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你去结了帐?我定定地看着表姐夫,像看外星人一样。
       表姐夫说,你表姐的意思就是借你回来搭台,唱一出戏给人家看。兄弟你在外面出息了,给我们挣足面子这就够了。这些年我和你表姐搞个大排档不容易,到处都受吃喝卡要,受欺负,不就因为我们家没能出头露脸的亲戚吗?
       人眼皮就这么浅,表姐夫抽了一口烟继续说,这回好了,你回来一趟,咱也算有背景了,往后生意就好做了,也一定会比以前生意红火。其实大排档利润不错的,正常情况下,养活一家人和孩子读书没问题的,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今天很委屈你们。但你是我们最亲的兄弟,你就配合下你表姐演完这场戏吧,她也是用心良苦。
       我彻底傻了眼,愣怔了好久才回过味来。我拉住表姐夫说,帐我一定要结,那年没帮到你们忙我一直愧疚,无论如何今晚我买单。我这就去总台。表姐夫一把拉住我严厉地说,兄弟!你做得已经够了!你不想看我跟你表姐离婚吧?你表姐说了,要是让你结了帐,回去就跟我离婚。你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也不容易。再说这跟捐款救灾那是两码事。我和你表姐没糊涂到这种地步!你当你的表姐夫和表姐是为了要你给钱才这样做的吗?……
       表姐夫后面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我转脸去那边宴会厅找芹表姐的身影,她正歪歪斜斜地端着酒杯在和客人们说笑打闹,一股莫名的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眼睛。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9 09:19:55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