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东莞文艺》
  • 11-03
  • 11-03
  • 袁敦卫        “已经秋天了,蓝紫,唐诗的城池洞开八面”(《已经秋天》),就算你悠悠然“午睡在一首唐诗里”(十四行诗《暗淡的岁月之三》),就算你“穿越唐诗的城门,可以听到许多神秘的声音”(《故事》),又能怎样呢?既然没有人可以比唐人写得更好,何苦还要如此执著?况且英国浪漫
    02-19
  •        我的故乡,在遥远东南非莫桑比克的伊尼扬巴内,这个名字有点拗口,我后来的主人喜欢简称伊尼扬巴内为伊尼,因为他的爱女叫伊妮。伊尼和伊妮同音,一字之别,所以你只要记住伊尼就简单多了。伊尼是一个美得令人心醉的地方,用中国的一句俗话说,人见人爱。       我家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伊尼扬巴内有托佛海滩,巴拉海滩,
    02-19
  • 多部微电影穿越合成的现代三D——读《风雅南城》 刘述康        这是南城组织东莞本地一批作家“看南城”后,作家们交出的一本作品结集,由钱超主编公开出版发行。编者根据集子纪实性与文学性相结合的特点,特地给其取了一个文气氲氤的书名——《风雅南城》。  &n
    02-19
  •       与世界上许多公认的大作品相比,当下的中国文学,包括某些口碑不错的作品,总觉缺少了一些什么。现代以来至今,中国作家在融入世界文学主流和结合本国文学传统的背景下,逐渐形成了心目中对伟大文学的看法。一直以来,总有人不断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今天,这个被称之为“伟大”的时代里,却总是出现不了伟大的作家,出现不了我们时代的莎士比亚
    02-19
  • 北乔   就故事架构而言,胡海洋的长篇小说《祖》并不复杂,以卓逸之的成长经历为线索,以其记忆为视角,勾勒出一幅特定时代家族世事的斑驳图景。卓逸之出身于中医世家,但到了父亲卓文西这一代,已经与中医无缘。卓文西在学校几主沉浮,整个家族一直处于动荡不安之中,处处显现混乱之状。同样,周围的人们,整个社会也无序无礼,随处可见人性之恶,繁杂欲望的极度泛滥,人与人之间除了身体欲望的浑浊,就是权力欲望的
    02-19
  • 狂放恣肆的言语风景——我读长篇小说《祖》 雷 达        《祖》是一部面目独异的长篇小说。作者胡海洋用了一种看似散漫的、东奔西突的叙事话语,渐次打开主人公卓逸之的心灵之门,成长之路,其间又穿插卓氏家族的传奇历史和纵横缭乱的政治风云,读来时时感到一颗怦怦然跃动的、焦灼万分的探寻之心——探
    02-19
  • 一部时代的精神状况报告——从中医学角度阐释胡海洋长篇小说《祖》的“精、气、神” 蒋  楠        胡海洋的长篇小说《祖》,是一部带有医药情节或细节的作品,随着作品主题的进一步深入,我感觉到当代文学特别是小说创作与中医学不再是风马牛不相及,而事实上有着许多令我们不可小觑的关系。
    02-19
  •  诗意诠释南城的精神底色 ——读文学作品选《南城放歌》       作为东莞的城市会客厅,南城这片洋溢着勃勃生机的希望热土,每一处都涌动着青春、阳光、活力,每一天都演绎着动人心弦的创业华章。面对南城经济社会日新月异的新面貌,面对南城文化建设的新成就,南城区文联、南城区文化服务中心审时度势,及时主办了&ld
    02-19
  • 一        暑假将至。远在千里之外,掐着指头过日子的娘,总是比日历更精准。她从老家打来电话,询问孙子孙女们是不是后天放假?订好火车票没有?虽然不是可视电话,我却能从电话中看见娘急切的表情,能触摸到她窗外那水绿葱嫩的丝瓜架,满院子火辣辣的夏天的阳光。       我故意逗着娘兜圈子,不成想娘提到一个让我心
    02-19
  • 一 学贯中西的安徽人刘文典在1928年11月29日下午顶撞蒋介石的时候,他从肺腑里发出了无法按捺的愤怒。在他的眼睛里,蒋介石只是一个不懂教育的军阀,他的国民政府主席和陆海空三军司令的领袖权威在安徽大学的校园里并不是一张自由的通行证。大学不是衙门,演讲可以,训话不行的软性盾牌极大地伤害了一个国家领袖的自尊心,因此,那天下午见面的时候,蒋主席就给了刘文典代理校长一个下马威。 &ld
    02-19
«1 2 »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