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杂志社
  • 北乔   就故事架构而言,胡海洋的长篇小说《祖》并不复杂,以卓逸之的成长经历为线索,以其记忆为视角,勾勒出一幅特定时代家族世事的斑驳图景。卓逸之出身于中医世家,但到了父亲卓文西这一代,已经与中医无缘。卓文西在学校几主沉浮,整个家族一直处于动荡不安之中,处处显现混乱之状。同样,周围的人们,整个社会也无序无礼,随处可见人性之恶,繁杂欲望的极度泛滥,人与人之间除了身体欲望的浑浊,就是权力欲望的
    02-19
  • 狂放恣肆的言语风景——我读长篇小说《祖》 雷 达        《祖》是一部面目独异的长篇小说。作者胡海洋用了一种看似散漫的、东奔西突的叙事话语,渐次打开主人公卓逸之的心灵之门,成长之路,其间又穿插卓氏家族的传奇历史和纵横缭乱的政治风云,读来时时感到一颗怦怦然跃动的、焦灼万分的探寻之心——探
    02-19
  • 一部时代的精神状况报告——从中医学角度阐释胡海洋长篇小说《祖》的“精、气、神” 蒋  楠        胡海洋的长篇小说《祖》,是一部带有医药情节或细节的作品,随着作品主题的进一步深入,我感觉到当代文学特别是小说创作与中医学不再是风马牛不相及,而事实上有着许多令我们不可小觑的关系。
    02-19
  •  诗意诠释南城的精神底色 ——读文学作品选《南城放歌》       作为东莞的城市会客厅,南城这片洋溢着勃勃生机的希望热土,每一处都涌动着青春、阳光、活力,每一天都演绎着动人心弦的创业华章。面对南城经济社会日新月异的新面貌,面对南城文化建设的新成就,南城区文联、南城区文化服务中心审时度势,及时主办了&ld
    02-19
  • 一        暑假将至。远在千里之外,掐着指头过日子的娘,总是比日历更精准。她从老家打来电话,询问孙子孙女们是不是后天放假?订好火车票没有?虽然不是可视电话,我却能从电话中看见娘急切的表情,能触摸到她窗外那水绿葱嫩的丝瓜架,满院子火辣辣的夏天的阳光。       我故意逗着娘兜圈子,不成想娘提到一个让我心
    02-19
  • 一 学贯中西的安徽人刘文典在1928年11月29日下午顶撞蒋介石的时候,他从肺腑里发出了无法按捺的愤怒。在他的眼睛里,蒋介石只是一个不懂教育的军阀,他的国民政府主席和陆海空三军司令的领袖权威在安徽大学的校园里并不是一张自由的通行证。大学不是衙门,演讲可以,训话不行的软性盾牌极大地伤害了一个国家领袖的自尊心,因此,那天下午见面的时候,蒋主席就给了刘文典代理校长一个下马威。 &ld
    02-19
  •        拿到大新的《安魂》,分明千钧在手,沉重无比。这是当下文坛上少有,也是我长久以来期待的灵魂式写作。然而,对大新来说,这份收获的代价却是过于悲痛过于怆然了。        这是一部直面痛苦和死亡的著作。虽然陶潜云:“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尽管哈夫洛克·埃利斯
    02-18
  •        在我开心的日子,一切都狭意的时刻,我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是辞工二字。这句话出自我家保姆的口中,此刻,我会像被人在胸口擂了一拳一样,眼前闪过一道电光,一种难堪的表情无地自容。保姆,就像我的秘书一样,里里外外帮我打点一切,是我的左肩右旁,无论在工作抑或生活上都帮了我的大忙。我并非舍不得她离开,尽管如今找个保姆非常艰难,人家意已决,留也没什么意思。人各
    02-18
  •         2013年的这个春节,除了活着,我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挥斤运斧笔走龙蛇,去解读半年前我所见识的一个人,一个原先与我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蒙古人。他,这个蒙古人,有一颗硕大无朋的头颅,若比重量,实在惭愧,我的两个脑袋相加,估计都还差些斤两。一米八的个头,再加上一头雄狮般披撒的斑白长发,看上去异常伟岸彪悍。听说原先体重三百多斤,最近&ldq
    02-18
  •        1、母亲   江采采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正是新历的4月1日,西方的“愚人节”——仿佛是为了向这个荒谬的尘世宣告,她的出生不过是一个愚蠢的玩笑。   但她要过很多年才能想到这一点。要到十四年之后,她生日那天,坐在她身后的男生用漂亮的礼品盒子装了一条活生生的水蛇,郑重地送给她,她
    02-18
  •        老陈是莲城小有名气的摄影发烧友,尤其喜欢拍荷花,每年荷花盛开季节,他常在莲湖畔流连忘返,捕捉精彩镜头。你要找他,在莲湖边肯定找得到。        在他的《荷花世界》影集里,朵朵荷花争奇斗艳,莲韵翩翩。有客人来访,老陈第一时间递上《荷花世界》,然后才是一杯清茶。   &nbs
    02-18
  •        一、文学:需要重新发现        有人问,对于2012的文学来说,究竟是热闹还是复兴?我说既非热闹也非复兴,而是发现——重新发现。此言怎讲?诚然,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文学就一再被边缘化。纯文学期刊和纯文学书籍的发行量和受众数,不但上不去,反而降下来,其空间和平台也一
    02-18
« 1 2 3 4 5 6 »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