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文学艺术院

胡海洋签约作品《大河拐大湾》被《长篇小说选刊》转载

       “这是一部面目独异的长篇小说。作者胡海洋用了一种看似散漫的、东奔西突的叙事话语,渐次打开主人公卓逸之的心灵之门,成长之路,其间又穿插卓氏家族的传奇历史和纵横缭乱的政治风云,读来时时感到一颗怦怦然欲动的、焦灼万分的探寻之心——探寻生命之根,欲望之谜,人生之幻变。”这些激越而智性的文字,是评论家雷达为作家胡海洋长篇小说《大河拐大弯》写下的评论。
       2013年2月,作家出版社出版了胡海洋的长篇小说《大河拐大弯》,该书分39个章节,近24万字,以“卓仁堂”末代传人——卓逸之的青葱成长为导线,揭示了一个延传百年的中医世家走向破败的精神根源,也揭示了国民精神这一持久伤口无药能医的历史渊源。
       《大河拐大弯》出版后,被《长篇小说选刊》于2013年3期选载。《长篇小说选刊》系中国唯一具有独立刊号的长篇小说选刊,每期精选长篇小说佳作三部,配以“同期评论”和“当期作者创作谈”。胡海洋在他的创作谈《文学永远直指人的内心》中谈到,“真正的作家总是孤独的,他必须拒绝所有的喧嚣和诱惑,像保护眼球一样来守护心灵的那份宁静与专注”;同时,“真正的作家还必须有真正的平常心。他甚至不一定在写作,他只是在生活,如同渴而饮饥而食,写作是他的生活方式”;以及,“真正的写作者,都是写自我的自我写作。”
       我国著名评论家,东莞文学艺术院名誉院长,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在“同期评论”《狂放恣肆的言语风景》中,对《大河拐大弯》给予很高评价,他认为,由于这部作品是作者酝酿多年之作,家族与个人的痛切记忆无法忘却,小说便像雍堵的洪水冲开了闸门一样,以一种狂放恣肆的杂语文体呈现出来,时空打通,切换自如,场景闪回,议论风生,构成小说特有的言语风景。在雷达先生看来,卓仁之的“仁”仿佛一个业已消逝的传说,与它一起消逝的,还有人性的善与正义,而作家胡海洋通过这部小说,表达了对传统文化精华消逝的焦虑,对人之存在本源的探寻,对人性之善恶的拷问。
       据悉,《大河拐大弯》系东莞作家长篇小说首次被《长篇小说选刊》选载。
 
附:
文学永远真指人的内心
 
                                         胡海洋
 
       这是千真万确的一个现代传奇。我的一位获得全国鲁迅文学奖的朋友说,唉,获得了鲁奖,此生死亦无憾矣!听闻此言,这位朋友顿时在我心目中矮了下去,成了一个小矮人。咳,如果这就是他的价值取向,这就是他的文学理想,我想说,区区一个鲁奖算得了什么哟,文学真的有病了!我想起了福克纳,他获得诺奖后竟醉得连金质奖章都扔到拉圾桶里去了。肯尼迪总统请他到白宫赴宴,他竟然说为了吃一顿饭跑到白宫去不值得。还有萨特,萨特却干脆拒受诺贝尔文学奖。为什么?因为他的成就已经不需要这个奖那个奖来评价,去表彰了,他已远远地超越了一切的奖。莫言也获得了诺奖,莫言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今后的岁月里,我将继续讲我的故事。瞧,我还是我,我依然故我,这就是莫言的平常心。
       萨特说,什么是创作?创作就是对生活的反抗。
       譬如曹雪芹。他写作的时代就没有出版社,没有稿酬和版税,更没有这样那样的奖项,他身处社会底层,作为一个老百姓,作为一种对生活的反抗,进行了毫无功利的创作。他把赞歌唱成了挽歌,把仇恨写成了恋爱,因此成就了伟大的经典。但尽管如此,如果没有五四运动,恐怕我们至今还不知道中国有这么一部奇书哩!
       可以这么说吧,真正的作家总是孤独的,他必须拒绝所有的喧嚣和诱惑,像保护眼球一样来守护心灵的那份宁静与专注。
       真正的作家总是通过写作,将自己与别人区别开来,总是想发出与别人不一样或不太一样的声音。他最大的追求是语言的或者文体的追求。正像我的另一位获得鲁迅文学奖的朋友李浩说的那样,他的写作是醉心于写给无限少的读者那种写作。写作要有强烈的陌生感,带有元小说、元故事色彩,经得起读者反复阐释甚至过度阐释。他的作品具有自由感,和对文学的拓展,让读者从惯穿的习见中得以摆脱。
       真正的作家还必须有真正的平常心。他甚至不一定在写作,他只是在生活,如同渴而饮饥而食,写作是他的生活方式。他不想靠写作去换取什么,他只是想说出自己想说和该说的话。小说家是解释者,他不“发明”生活,诚如米兰昆德拉所言,“发现”才是小说的惟一道德。当然,这种发现又不能过于真切,只是游离在虚与实之间,在进去与出来之间。只有这样,人性的多面性才能得到丰富的展现。
       为什么大量的写作会倾刻间一钱不值呢?因为它太少智慧,太少怀疑,太多的追随,太多的彼此仿效,这就是当今文化繁荣背后,智能与激情衰退的真相。
       真正的小说都应该是先锋的,应当是一种“不及物写作”。先锋之含义就是走到现实前面或者走到现实之外。
       最后我想起了余华。余华说,莫言代替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轮到我,我要说,因为我把自己的故事当成人家的故事来写,我又将别人的故事当做自己的故事来写,所以,莫言也代替我说了以上的许多话。因为,所有的小说,都是人生的没有血肉的代替者。
       大音希声。小说不是大喊大叫,小说的声音永远是“小”的,小说永远直指人的内心。真正的写作者,都是写自我的自我写作。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22 10:17:49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