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诗词佳作

写信(组诗)

《写信》
 
夕阳西下
鸟雀们陆续归巢
一天的患得患失告一段落
 
我开始写信
寄给一座坟墓里的空盒子
 
天黑透,我写下:又一天结束啦
一棵树伤感世界这么大
它拥有的那么小;
流浪者终于明白
天涯之外还是天涯
跋涉却很难停下
 
到这里,不知如何下笔
好像油入面粉,爱和恨
被混得难分难解
而这理不清的一段话很关键
无奈我只好写出内心的责难:
“妈的,既是仇人又是亲人”
 
写完这句,星星出场
好啦,暂时搁笔,我和你要珍惜
这美好光阴,一起仰望
让内心一起灿烂
 
反正这封信
每天都要写一段
直到一天自己做自己的邮递员
亲自把信交给坟墓里的空盒子
 
 
《耍把式艺人记》
 
那年,一心想找那个有毒的家伙
误入这迷宫一般的巷子
南墙,北墙,东墙西墙
每一堵墙都高大结实
好几回,一边跺,一边叫骂:
“老毒物,你给我出来,有本事
我们大干一场。”
有时候累啦,就求饶:“我投降
无条件交出武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绝望得不想活下去
偶然间发现两张寻人启事,一左一右
亲人和仇家都在找
 
在活与不活之间为难
突然醒悟,传说中的毒手药王
早已发功施毒,手法老套
 
这一天从箱子里取出幻术
巷子弯成紧箍圈
在广场大声叫卖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失眠记》
 
我有一亩菜地,只种白菜、青瓜
多年来,全身心投入,拔草、施肥、捉虫……
接天上的雨水,装地面涌出来的清泉
更多时候,大把大把
往它们身上洒阳光
白菜半亩,青瓜半亩
都让它们喝足吃饱
每天坚持长大
坚持健康,保持鲜亮
 
我紧握锄把的手,长茧子了
仍然继续翻土劳作
茧子上再长茧子
我无怨无悔,乐此不疲
 
今夜狂风暴雨
我怎么也无法入睡
亲爱的白菜、青瓜,一定要遭殃
眼巴巴地熬等天亮
一地受伤的叶子
我要为了它们的磨难好好痛哭一场
但有一点我非常自信
无论怎样,青的一定还是青的
白的一定还是白的
 
 
《酒醒,卧听秋夜雨淋淋》
 
幼年,不谙世事的我在故乡
偏执地让纸飞机一遍一遍迎着雨水
飞上天空
天黑了,这种不切实际依然固执地燃烧
 
“时光如白驹过隙。”
那时候,写信远方总是这么开头
没想到自己也成了久不归乡的人
最近几年,日子越过越迷幻
归不得耶?无处可归耶?
 
偶尔他乡买醉
尤其初秋时分,叶子欲落未落
“一场秋雨一场凉啊”
此刻酒醒,卧听夜雨如时光赶路
若明日天气晴朗
我将郊游
放飞当年湿了翅膀的纸飞机
 
 
《昨天,我们一起寻找心中的山水》
 
喜欢山野开阔
喜欢溪水中流
 
围起篱笆,种上丝瓜、豌豆、马铃薯 
让它们结为异姓兄弟
有时锄头的锋利伤及它们中的一个
一亩地尽显植物卑微的爱和恨
枇杷和雪梨和苹果嫁接
一株果树多种味道
晚饭花在黄昏洁白得有点点忧郁
她的黑籽悄然落地
有的明年生根
有的过几天腐烂
 
昨日山中辗转
终于没有找到心仪的山水
但我们不失落
有说有笑,仿佛满载而归
 
 
《偶遇小学同学,隔二十五年烟雨》
 
从人群中,她认出我
这么多年
离开故乡去寻找故乡
我练就了易容术
好几回潜回故乡被当作误闯的外乡人
近不惑之年,脱胎手术已经完成
正准备换骨,反正故乡依然遥不可及
接下来的时光
安心做一个没有故乡的人
 
没想到她一眼认出我:
“你一点都没变,还是二十五年前的摸样”
她一把抓住我:“跟我走,苦楝树下
青梅作乱;晒谷场上竹马为患
你自己惹得麻烦自己搞定”
像一个被逮住的逃犯
我的目光里有哀求,“放过我吧,
毕竟已经隔了二十五年烟雨”
 
 
《七夕》之二
 
七夕之夜,听石头诉苦
当硬汉是被逼的
以卵击石,本想粉碎认输
甚至渴望腐烂
硬到底,伤害在所难免
 
七夕之夜,听大海报怨
厌倦了广阔和深沉
期望最深最黑的海底获得解放
最神秘的话柄交给阳光
 
七夕之夜,无数人重复说
爱你直到海枯、石烂
海和石,都很着急
 
这不知何人创下的迷魂阵
它们无辜地成了帮凶
 
 
《七夕》之一
 
在鲜花店门口,来往的姑娘
鲜亮,有几个特别性感
我要等那个和时光讨价还价的女子
 
分别一年,朋友紧握住我的手
“兄弟,看到你依然活着,真好!”
 
这一年,我在闽东北一座小城
格外珍惜一份随时都会失去的临时工
其中回了一次故乡,遇见疯了多年
的儿时玩伴,他劝我别在明处
他说暗箭在暗处,明和暗,从来都是敌人
 
一晃,七月七来了
在鲜花店,我固执地
暴露在明处 
等那个和时光讨价还价的女子出现
 
 
《泼皮》
 
好言相劝无效 
泼皮酷暑,竟然对歪脖子树动了杀机
小草低着头,静若寒蝉
 
一队人马以锻炼身体为借口
挥汗如雨,一直往上攀爬
毒日在山顶
他们呈包抄之势
六十万人,他们个个都是勇士
偷袭的结局,一弯上弦月
降伏了这一群人的杀心
 
山下灯火迷惑
一对恋人被离间,不欢而散
一条街中暑,另一条街发痧
没能拦住酷暑在作恶
乾隆治下的县令,听到击鼓声
升堂,夜审凶手
 
 
《流星》
 
降落在不远处的山头
我许愿:“这个秋天拉开序幕之前,
爱上一个和时光讨价还价的女子。”
 
星空灿烂,像此刻市中心的人群
每颗星都有自己的阳光道和独木桥
生和死也是说翻脸就翻脸
 
立秋过后,秘制香喷喷的毒药
当被硬心肠的女子爱上
人世间的两种剧毒,归我所有
接下来,期待一颗流星
恰好落在我的枝桠间
那一刻正是我和时光反目成仇
正是我被以毒攻毒救活
 
 
《现场》
 
广告牌突然砸下来
十二岁的女孩
静静地,蜷在地面
红书包依然在背上
 
我匍匐下去,非常渴望
她说痛,很痛
然后,我说顶住,我救你!
虽然我手中无良药心中无回天医术
虽然我深知一个人并不能拯救另一个人
 
接下来几天我都在期待
出事的少女开口向我呼救
再次经过现场,已经清理干净
人世的伤疤留在那里,一般人看不见
手机突然响起来
匿名号码,不知来电何地
 
这一天恰好是四季轮回中的霜降日
压住内心的兴奋
我结结巴巴地骂:“他、他妈的,他妈妈的
冷,不冷,都你说、说了算
他、他妈的,他妈妈的!”
 
 
《多好》
 
搬运工流着汗,卖力地往卡车里 
抬一箱箱药品
仓库里已经没有多少良药
母亲一天比一天苍老,“儿呀,都拿走吧。”
我问,仓库空空可怎么办?
“放心吧,我已经掌握以病治病的绝技。”
 
一场大雨把十字路口淋得不清不楚
好医生母亲端一盆水泼、泼、泼
“去吧去吧,已经湿掉了不怕再湿。”
 
 
《天命》 
 
昨夜一对在道路上逆行的母子
被迎面的货车夺走生命
 
在一座小城长期纠结:对和错
你和她,生活的减法和加法
今夜,掰着手指数
数着数着,总被一地血迹搅乱
 
恍惚中
在劫难逃的母子,成功让时光再来一遍
不听天命,熄灭的灰烬重燃
散掉的身体重新拼凑完整
 
我乘机修改了自己犯过的错
尤其是,不做这具臭皮囊的奴隶
 
监牢里的大货司机,泪流满面
“妈的,原来这样就躲过一劫啦。”
 
 
《在台风夜结婚》 
 
最后的秋风
开始收拾地上的落叶
 
你说差不多了,我接着说是的
两个无家可归的人
在异乡的责难中相遇
你有忧,我有伤
互相成为生命中的贵人
上一世我欠你巨额债务
你说:“好吧,仇将恩报。”
 
落叶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秋风越收拾越愤怒
 
天黑啦
愤怒至极的秋风,咆哮起来
演变为超强台风
我和你手拉手
不需父母之命,不需媒妁之言
决定在今夜结百年之好
 
 
《飞花落叶辞》 
 
其实是我闲着无事
在郊外,硬是拉着一簇柔软的野草
一堆硬脾气的河卵石
探讨流浪和坚守
争辩锋芒何时露何时藏
 
飞花;落叶;飘然而至
它们躺在草丛,各喊了我一声
它们都是最后的舞者
对于生命落地瞬间碎裂的巨大声响
它们表现得出奇镇定
 
飞花、落叶,我听懂了它们的喊话
“闲着,就该无思无事!”
 
 
《沐浴,焚香,诵一遍心经》 
 
不知不觉,秋天快过完了
香樟有些伤感
一只流浪狗,浑身脏兮兮
但无比执着地寻找旧主
一辆大卡车呼啸而来,它来不及躲闪
瑟缩在车底下,它躲过了一劫
 
她是警察,儿子两岁,刚被拐走
说着说着嚎啕大哭
(罪犯也许很帅气,也许很窈窕)
我沐浴,焚香,恭恭敬敬诵了一遍心经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
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能除一切苦”
 
诵完,天已经黑透了
我祈祷,今夜再下一阵雨
愿第二天开窗,我山中挖回来的野菊花
得到浇灌全都开了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8 14:21:51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