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诗词佳作

一生都要经过夏家胡同(组诗)

一生都要经过夏家胡同
 
我又经过夏家胡同  这儿有我的亲人
我那还未见面的亲人   住在夏家胡同
 
夏家胡同  聚集了好多打工族和吆喝声
它的被高楼削尖的天空   打出来一行字:万年花城第五期  正在发售中
 
三年前我就路过夏家胡同
第一次听乘务员报这个站名时  我惊喜的扭过头
我以为我遇到亲人  我的亲人从胡同里出来  身上落满槐花 桃花  杏花
他们对我笑  大声说着方言  递给我热水   羊肉串
我还让他们上车  我带他们去郊外  去燕山的大山脉和瀑布
那个手儿白白的小女孩  我会牵她的手  我们一起去散步吧
我们会看见猫儿在散步   狗儿也在散步
 
有一天我路过时正好是傍晚  西下的太阳丢了一束光给我
我迷迷瞪瞪就下车了  以为回了家  以为那个湘菜馆是我们家厨房
以为那个背花布包的女孩   是我走丢的亲人
 
我还要无数次经过夏家胡同  一生都要经过
我的那些亲爱的人们   他们住在夏家胡同
 
 
散步
 
过去一拨   后面的那拨也跟上来了
手中拿扇的老人   小黑狗伴着脚边走
花园里人群像丢手绢的那拨
我看见西边的天   一点点泼下黑
 
蝉鸣在耳    有人在树底下找幼蛹
一支烟燃着   黑一下亮一下
“快点找吧,它们明天就长大了
明天你就吃不到它们了。”
 
那个散步就像小跑的女孩
她的前面是个戴小花帽的老太太
老太太身体前倾   她像少女那样不回头
她像少女那样   懵懂的穿过花栏
 
天终于完全地遮蔽了她们  
我还没有停下来    我还没有走到光亮处 
 
 
我是随工业一起长大的
 
爷爷去世得早  他抽旱烟袋
出一趟最远的门   是到邻村娶回奶奶
最后体面地躺在床上   床边都是哭喊的人
一支唢呐   送他回家
 
父亲有幸多了  他坐儿子的小汽车
来来回回奔驰在高速路上
他过完他人生的最后一个年
不声不响的睡在故乡的床上
他的回家的仪式  足足做了一星期
 
我是随工业一起长大的
坐飞机   乘高铁
携带着打了补丁的心脏
我落地的地方   都是工业的声音
不能用乡音问路了
回家   成为最奢华的词
很多人   都怕敢提起
 
 
在候车室睡觉的女人
 
把脚架在另一只脚上   我已酣睡
我轻轻的鼾声  与平时没什么两样
我的丈夫和孩子
他们坐在我身边
两只大帆布口袋   一个打了胶条的塑料桶
它们也坐在我身边
我的梦中  火车已经开动
它会开向我的村庄
我的屋旁
 
把脚架在另一只脚上  我已酣睡
这种睡姿  让我一生安稳
我的丈夫和孩子
清楚我昨夜的失眠
我不能说出我的甜蜜
荒凉的村庄就要有生机了
我低垂下眼帘
想着少女时的心事
 
再次翻转身来
我还是不会发出一声叹息……
 
 
我比一朵花凋谢得慢
 
我活着  足以证明我的用心
我用心  干一份活计谋生
忍受磨难   心绞痛    也千金散尽 
享受华丽   繁荣
遇到热爱的食物  不远千里
如同赴美人会  衣襟含香
我一口一口   都是贪 嗔 痴
不回头  只埋头
虽夹裹一缕清寒
却一副愿在人间逗留三世的癫狂模样
两行泪  滴在某一日的清晨
某一日清晨的哪一朵花蕊
不知所迹  不知所踪
 
我读阳间书   发坚强愿
“爱世间诸物,执一颗善良心”
目送天上星  祈愿不灭
心擎琉璃灯  日日照无明
我流连人间的烟火
不呆三世  若这世缘分深厚
我不怕老  就算停留在一朵花前
我还是会比这朵花  凋谢得慢
 
我比一朵花凋谢得慢
就会   少看一些黑夜
一些黑夜里的滑腻  巧笑
就会早一点看到清晨
看到迎我眼泪的那朵花蕊
与我一同   都是尘世的模样
 
 
亲爱的,昨天是星期几?
 
亲爱的,昨天是星期几?
我们怎么过到今天来的?
今天阳光在大街上流淌,
那个蹬三轮的小伙也一脸灿烂,
秋风撩着他的红色衬衫的衣摆,
他收了一台旧电脑,
他肯定在心里盘算又能卖上几个钱。
 
亲爱的,昨天是星期几?
我们怎么过到今天来的?
今天煤厂街人流熙攘,
我的嫂子去买菜了,
她会买回来辣椒、茄子、西红柿
或者其它的生活物质,
快过冬了,
我寄住的北方的屋檐下,
该晾上一串串红尖椒,
我的寒冷的冬天,
要依靠它来取暖!
 
平常人过日子,
没必要知道昨天星期几。
只是,昨天我接到40元稿费,
我想把钱取了,要嫂子多买些红尖椒!
——它们真的有点像我家乡的红尖椒!
 
而其它的东西,已有点走样! 
 
 
如果忘记,就不要提醒
 
亲爱的,走吧。秋天已是铺天盖地。
昨夜一场秋雨,吹落了夏日枝头最后一枚悬念。
山溪缓缓,那片黄栌树的叶子,
红得耀眼,渐渐飘远。
 
祈求阳光再饱满几天,
祈求阴面山坡这大片的蒲公英,
它透明的小伞,不要被风刮破,
祈求它小小的身体,
也能像小树一样站立!
 
亲爱的,轻点,再轻点,
那山角落的这簇野菊花,
现在还悄无声息,
叶子是淡青色的,腰肢细细。
 
嘿,如果忘记,就不要提醒,
秋日里缤纷登场的花卉,
盛极一时,落幕时,
谁人在喝彩?
 
 
我开始有漏洞
 
我喜欢了三片树叶
而我爱了我身边的
 
我经过一棵树 
我经过无数棵树
那些泻下的光斑说话——
生命其实没有暗淡过
那些强加的词汇
你不能把它们再一一捡起
 
可我开始有漏洞
看见的和看不见的
我的身体学会生气了
我的大脑也生气了
我的血管我的心脏也学会了
它们嘲笑我的漏洞
它们用停电和短路嘲笑我
不过它们还没有学会罢工
它们总之还是善良的
 
(我躲进天空里
天空也有漏洞
我躲进大地深处
大地也有漏洞
人类和大自然
一律派出漏洞)
 
我没有什么可着急的
我派出三片树叶
抓住漏洞  堵死它
那些庞大的漏洞
你们集体出发  堵死它
上一条:写信(组诗)
下一条:许泽平的诗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8 14:21:15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