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诗词佳作

鸬鹚窝的春天(组诗)

鸬鹚窝的春天
 
往来的人似一阵风
留下的回味在二巷八号
诗人是一个词语,西红柿鸡蛋汤充满争议
鸬鹚窝的天,向来明朗
对面的女子,习惯不穿衣服做饭
天上地下,风景无限
 
鸬鹚窝的春天,遥远
美江小学的少年,灿烂千变
鸬鹚窝,依然是一座谜
 
 
阵痛
 
夜的烦恼象白色地板砖上,凌乱的长发
在一阵风的挑逗下,令女主人格外令人厌恶
 
城市的地下通道里,两个孩子的母亲
满身的黑色污垢,散发着让路人恶心的怪臭
 
干净的人们忘记了干净,在屋子里欢快的做爱
肮脏的人始终肮脏,举着破碗积攒学费
 
当汽车从旁边经过,泪水像一匹拴着的野马
我开始匆忙地掩饰自己,掩饰夜晚所见的一切
 
 
猫的挣扎
 
潮湿的南方又下雨了
头顶,铁皮被敲打的声响
和着机器无休止的轰鸣
像四月复杂的心事,在塘厦
在布满黑色塑料的石潭布
随着一只无知的猫,掉进水坑
化成一条游动的蓝尾鱼
把所有的梦都忘却,为生存
四处喊叫,像一个孤独的诗人
在狭小的啤酒瓶中,难以自拔
 
 
骨头
 
狭小的一寸鱼骨
卡在喉咙里,牛贩子
漫天喊价,落地窗
以及即将来临的凡亚比
在夜晚,无关紧要
 
离开的人,已丢失
黄昏,在下一个黎明之前
一堆废话,照出暗夜
床上的动物,欢天喜地
 
做烧烤买卖的胖子
突然,成了
“越拍越高”中的“船长”
摘掉面具的时候,好似
糊掉的红薯
 
生活依旧,一米七三
52公斤,往常一样无聊
只是想起骨头,很沮丧
活着,全身酸软
 
 
现实书
 
你必须承认:街头上拣破烂的肮脏孩子
和你互为影子。在将来或者此刻,辨证的多棱角
对比中,或许你比他们显的更加贫穷。
同一的太阳,有些人在失去,有些人在得到。
诗意的天空布满乌云,一群孩子在乌云下
用玻璃球赌博。赌注是西城角花枝招展的妓女或者
另一群孩子的母亲。她们身上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
病痛或疤痕,谁又能够如同了解自己一般了解她们。
我们都是被生活随意玩弄的奴隶,一吨的苦难
正在向我们微笑。除了选择狐狸或者狼的身份
否则,你就会成为下一个被吞食的羔羊。
进化比任何变化都可怕。摆脱尾巴似乎更容易
隐藏身份,而这,只是刚刚走出校园的思想
道德之风改变了他们,还是他们改变了道德之风?
粮食养育人民,人民将汗水交给粮食繁衍汗水。
这不是单纯的借力生力。
 
 
阿勇
 
跛脚的少年
你如何向太阳证明清白
我在梦中遇见过你,盗窃
穿过二巷八号的巷子,你冲我微笑
竖着中指,诅咒着我臃肿的体型
牌坊上图腾的鸬鹚
怎能饶恕你,可恶的罪行
 
城市避开我,它给我大雨
积水成为洼的街道,阻滞前进
肮脏的天福,陈列着过期的罐头
漉漉饥肠,好亦多的大门向你敞开
我被关在鸬鹚窝的二巷八号
像渐近渐远的童年,难以靠近
 
此刻,你在熙攘的公交站台
低着沉闷的头,暴露着伤残的脚
蓝格子色的沙发,删改的独唱团
光洁飞驰的各色小车,鲜艳的衣服
扭动的裙裾,肆无忌惮的笑
你仇视着一切,依然爱着可怜的母亲
桌上的香蕉未曾吃过一口
供养着年幼的妹妹
 
你乞讨、捡垃圾,甚至盗窃
白天在我的视野中,晚上偶尔出现在我的梦中
我热爱你倔强的头颅,生活的勇气
永远不愿放弃活着的机会
我甚至相信你,总一天会出人头地
我在这里生活了两年,看着你从小孩变成男人
看着你如何从我的车篮里拿走香蕉
如何偷走我的钱包,冒着雨将身份证和银行卡
丢在楼下,我憎恨你,欣赏你
 
炒河粉的生意越来越好
城管越来越宽容,这个城市逐渐在变
你也在变,我偶尔下班去你的摊位
吃饭,盛的满满的,你的歉意
石美的天充满蓝色,你闪烁其中
望着滨江公寓明亮的台灯
露出洁白的牙,故乡越来越远
那些黑色的窗户,总有一扇属于你
你在变,石美在变,城市在变
 
 
忌日
 
午夜,坐在阳台上
想起去年的比喻,一晃而过
一只蜈蚣在墙上,烙印下的痕迹
密密麻麻的如母亲的针线头
然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墙被拆了
凌乱的脚步被风雨洗刷掉了
就连母亲也成了一座土堆
 
 
逐渐遗失的牧羊人
 
城市,钢筋水泥的屋子
一群蚂蚁被隔离,触角
成了失去信号的摆设
远方淘金的牧羊人
在红绿灯面前手忙脚乱
迷茫如同脱离母体的蒲公英
肮脏的十三号线地铁站
西装革履的淘金者,企图掩饰身份
被一群穿着休闲鞋的人们揭穿
 
记忆中迷途的羔羊
总会有看管的牧羊人寻找
而他们,越走越远
 
 
骨头
 
狭小的一寸鱼骨
卡在喉咙里,牛贩子
漫天喊价,落地窗
以及即将来临的凡亚比
在夜晚,无关紧要
 
离开的人,已丢失
黄昏,在下一个黎明之前
一堆废话,照出暗夜
床上的动物,欢天喜地
 
做烧烤买卖的胖子
突然,成了
“越拍越高”中的“船长”
摘掉面具的时候,好似
糊掉的红薯
 
生活依旧,一米七三
52公斤,往常一样无聊
只是想起骨头,很沮丧
活着,全身酸软
 
 
石美
 
搬离石美之后,记忆一直停滞不前
我以为我会呆在石美,看着人流老去
那种熟悉如同回家的感觉
在来来往往的串流中
我能喊出石美大道两旁每一个
店铺老板的姓名,他们或者她们
 
在石美,我生活了整整五年
卖烧烤的兄弟从有媳妇到有孩子
黄振龙的妇人由一个店变为两个
我从一个青涩的诗人,成了势利的商人
生活就是这样,慢慢地慢慢地流淌
流入我们的血液,扎在角落
 
简介:
       知闲,原名闫杰,1985年生,甘肃宁州人。作品散见《诗选刊》、《作品》、《诗歌月刊》、《中国诗歌》、《剑南文学》、《银川晚报》等报刊,曾同友人创办《大西北诗刊》。现居东莞,以文为生。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8 13:36:55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