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作家精品

在乡村(组诗)

蒋明
《在乡村》
 
每天清晨我都习惯到屋边的菜园里
走一走,
捉一捉藏在叶间的青虫,
把丝瓜掉落的藤蔓重新搭上瓜架,
给昨夜被风吹倒的青苗,
培上一捧新土。
 
清凉的风让我有着好心情!
露珠总是那么洁净清亮;
藤蔓的精神,
让人心生钦佩。
 
有时候我也在菜园里放一张旧藤椅,
躺在上面读书,
任凭渐渐升起的太阳,
暖洋洋照射在我的身上,
而我就是不说出这一种淡淡的幸福!
 
                2012-6-20于东莞
 
《一个诗人的羞愧》
 
一座山坍了,我无力
把它扶起。
 
一个人跳楼了,我没有勇气
接住他坠落的身体。
 
大街上流浪的小动物,我也没有能力
对你们一一救助。
 
还有你,你,你和你!请原谅,
对于你们的委屈,
 
我只能写下这些无用的诗句,
它们还有着一丝丝看不见的悲悯!
 
                                2013-1-12于东莞
 
《屋后山》
 
屋后山就是我家房屋后面的那座山。
山上有五棵苦楝子树。
冬天草木荒枯,乱石就裸露。
屋后山上还有我们一家五口的八分薄地。
 
屋后山是我们小时候的乐园。
父母常在山上劳作。
我们兄妹仨经常在屋后山上捉迷藏。
我们采摘山上的野果子充饥。
我们总觉得屋后山上的野果又甜又苦涩。
 
屋后山上的苦楝果熟了就四处散落。
我们兄妹也走南闯北,天各一方。
后来母亲也走了,父亲已无力种地,
屋后山就彻底地荒芜了,我们很少再提起。
 
只有母亲的坟还伫立在屋后山上,
远远望去,低矮的土丘像一只闭不上的眼睛。
 
                                 2013-1-10于东莞
 
《与一个老之将死的人谈及人生》
 
吁!
虚度过的时光越来越厚,
压得喘不过气来。
 
想年少轻狂时,
爬上最高的山峰对苍天狂吼----
我就算什么也没有,
但我有大把大把的光阴!
 
如今什么都有了!
高血压。高血脂。偏头痛。
失眠。惊悸。骨质疏松。
……
 
可以虚度的时光,
已越来越少。
 
                                 2013-1-10于东莞
 
《一个诗人与他孤独的夜晚》
 
寂寞如水,缓缓地渗进黑夜。
灯光有些不耐烦,
不时地闪一闪,
屋子里骤然变得生动起来,
影子在墙壁上款款而舞。
 
而孤独的文字让一个人
在书中越陷越深。
他沉浸在自己的王国,
扮演臆想中的英雄,
在黑夜左冲右突,
挥舞思想的大旗,
占领一个又一个词语的高地。
 
晨光不可阻止地来临!
楼下的菜市场喧声四起。
新鲜出炉的面包,
香味诱人!
 
                                 2012-12-26于东莞
 
《葡萄园》
 
我幻想自己能够拥有一个葡萄园。
只需要栽种有几棵葡萄树
小小的园子就可以了。
 
搭建葡萄的架子是我从山上亲手砍来的松木,
日子久了,松木变得干燥,
嗅一嗅,还能闻到一丝淡淡的清香。
 
葡萄园的地面上我会铺满细细的黄沙,
整洁。清爽。赤脚踩在上面,
松软舒适,还会发出轻轻的咯吱声。
 
葡萄成熟的季节,我从田间归来,
一仰头,就能够吃上一颗----
甜中,带着微酸。
 
如果我老了,就在园子里放一张小木桌,
品茶,写字,摆上棋盘,
等待老朋友上门对弈。
 
或者在葡萄架下,静坐,闭目养神。
微风一吹,任凭满园子的葡萄
像调皮的孩童,在我平淡的生活里幸福地戏嬉。
 
                                 2012-6-24于东莞
 
《一天》
 
在乡下,我喜欢以鸟鸣作闹钟,用清风洗脸,
站在瓦檐下对着远山伸一个懒腰,
然后开始平淡的一天。
 
多数时候,妻子已经做好了早餐,
基本上是馒头、稀饭,外加一碟泡菜;
有时候是面条,但会多一个鸡蛋。
乖巧的儿子常常坐在门前的小木凳上读课文。
 
饭后我就荷锄出门,儿子背起书包上学;
妻子操持家务,养鸡、喂猪。
如果是春天,她就养上几竹扁春蚕。
 
遇上阴雨的天气,我就窝在屋里,哪里也不去。
泡一杯清茶,读一卷古诗,或者
陪着容颜渐逝的妻子一起回忆从前的时光,
聊一聊往后的日子。
 
晚饭后我们习惯于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看电视。
儿子学会了电视里的情节,临睡前
总不忘向我们道一声:晚安!
我和妻子就会舒心一笑,然后相拥上床,酣然入眠。
 
                                2012-6-20于东莞
 
《春日片断》
 
儿子坐在门前的小木凳上颂读课文----
春天来了,草木发芽!
 
一群出壳不久的鸡仔围着他转。
这些毛绒绒的小东西,
不停地用嫩黄的喙啄食地上的新泥。
 
妻子是一个天才的音乐家与魔术师,
在灶房用简单的器具,
演奏出让我们痴迷的音乐,
并调制出令人心旌荡漾的香气。
 
我在院子里劈柴,像一个诗人,
怀揣春暖花开,
努力把木柴的温暖延续到下一个春天。
 
                2012-6-15于东莞
 
《平淡的幸福》
 
早晨睁开眼睛 就能看见明亮的阳光
从木质的小窗照射进来 间或
有一两声清脆的鸟鸣 轻轻
叩击一颗还没有完全苏醒的心灵
 
环顾狭小的室内 所有的陈设  依旧
是昨日模样  这熟悉的场景
让我感到心中踏实、温馨
几件简单的旧家俱 支撑起简单的生活
斑驳的表面 有着悄悄加深的时光印迹
 
我喜欢在这样的时候 虚构出一个乖巧的女儿
她在院子里独自玩耍 初升的朝阳
照在她稚嫩的脸上 笑靥如花
妻子为我新浆洗的衣衫
在清新的风中 在一根棉布绳上轻轻地飘荡
 
这是一个平凡的一天 最为平淡的开始
但我愿意在心里为这幸福的平淡 深深地感恩
 
                2012-6-13于东莞
 
《母亲老了》
 
母亲老了
老得不认识她的儿女了
我们兄妹仨回家看她
她把我们当作了来家的客人
 
她颤微微地坚持要为我们端茶上水
她固执地要我们像客人一样坐着不动
她一遍又一遍地向我们打听
作为她儿女的我们的情况
 
她总是不相信我们就是她的儿女
她总是像一个孤独的孩子失望地坐去一边
她总是把我们带回的水果,一个,一个
排列在桌上,然后小声地念叨----
这一个给大娃留着,这一个给二娃留着
这一个给闺女
留着----
 
                2012-5-26于东莞
 
《香火》
 
明明,灭灭,
若人生,
起,伏。
 
沉重,抑或
轻盈;奢华,
抑或清寂,香火
燃尽,空
遗:烟,
与尘,泾渭
分明----
 
灰烬,
归于尘土;
青烟飘逸,
臻至澄明。
 
2012-3-27于东莞
 
《乌鸦》
 
不可原谅的人在喋喋不休地言说着对我的关爱,
而我在想着乌鸦。
 
天空让我迷茫又兴奋,
我知道乌鸦一定在某处飞翔。
 
老旧的童年有太多的东西被我遗忘了,
唯有乌鸦永远都是黑色的。
 
有时候我苦口婆心地教育儿子:要珍惜时间!
儿子在两千六百公里外的四川,
他埋头玩着游戏;而我从来就没有看见过一只乌鸦!
 
2012-2-21日于东莞
 
《无题之一》
 
当你读到我在电脑上敲下的这几个文字,
你不会知道这只是一种随意的行为,
我头脑中,还没有成形的、需要表达的主题
我的确,没有想过,要用文字来表达些什么
就算此刻,我在电脑上已经敲到了第五行
思想也还是混沌的,就像我现在的生活
无聊、沉闷,但我不得不这样!继续这样!
静静地看时间流逝,等待某一个时刻的来临
可以预见的是黑夜就要到来,一天又将
变成过去,留下的只是这几行无聊的文字
它已经诞生,并将存在。就像你我,无法选择
来到这个世界。来了,就要留下印迹,无论是否愿意
 
                                 2012-2-17于东莞
 
《无题之二》
 
有时候突然就会莫名地悲伤起来。
没由来的悲伤水一样地漫过来,
世界仿佛瞬间就被浸软了,
骨子里的强大被内心的柔软瓦解,
才发觉自己竟如此地不堪一击----
一缕飘逝的轻风,一个伤感的词语,
或者仅仅只是一声轻轻的喟叹……
就摘下了所谓的坚强的面具,
暴露出灵魂里深藏的怯懦!
而我相信这是源自于人性的温暖,
在坚硬的尘世里所拥有的质朴的情怀。
坚冰可以融化成柔情的水,莫名的
悲伤,也可以让一个男人返回最真实的自己!
 
                2012-4-21于东莞
 
《无题之三》
 
我不停地用今天重复着昨天
用现在重复着过去
用幻想
重复着幻想
 
这简单的加法我做了四十多年了
还没有结束
答案一直在和我捉着迷藏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8 11:41:15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