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作家精品

东城,敞开的诗韵之门

《东城,敞开的诗韵之门》
 文 / 蒋楠
 
       题记:城市是什么?东城的个性回答是:城市是一种生态。长期以来,东城的规划建设坚守“人文、生态、宜居”的鲜明个性特色,在历史与文化的宣纸上落笔成画:“附城”与新区和谐共生,青山碧水与城市神韵浑然天成,保护与建设如影随形。东城的写意大手笔,描绘出“人性之城”的意蕴,彰显出古今辉映、舟声楫影、精致宁静的城市个性。
 
       感受东城:在阳光下舞蹈
 
       “当我想以另一个词来表达音乐时,我只找到了维也纳;而当我想以另一个词来表达神秘时,我只想到了布拉格。”我们实在很难猜测尼采当初留下这行富含机锋的语句时,是什么样的心绪,但我们不妨站在自己的“窗口”,套用一句:“当我想以另一个词来表达诗境时,那就是东城。”
       这片城区的难忘之处不仅在她如火如荼的大城区建设,她的温婉浪漫的生态公园和激情澎湃的时代广场,也不仅在于她的富足与闲适。我以为更重要是,东城理所应当是一片孕育着诗意的城池。在许多人眼里,东城是一个商贸和宜居的城区,因其有独特的空间品质和城市精神。这是绵里藏针的城市秉性,是活力自现的生命状态,这也一样影响了她的诗人们深情地歌吟。
       或许,并不是每一个城市都可以用诗歌来抒写,也并不是每一个诗人面对一座城市就能够诗情勃发,然后用心抒写这个城市,然后再让这个城市焕发诗意的光芒。唯有一块充满神奇的土地与一位诗人敏锐的灵魂在一个契合的时机相遇,灵感的火花才会不可遏制地冒出来,诗歌才会在灵魂与城市的对话中得以生成。
       倚靠在时光的深井边,诗人们在静水深流中追忆一座城市历史的流韵余响。高洪波在这里留下了“东莞诗抄”;舒婷在这里“播种金色的未来”;李松涛在这里看到了“东城,这方土地这方人”;张鑫华在这里“感受东城”;李晓如在这里“触摸历史”;而叶延滨更将浓浓的诗情洒向东城:“我的血属于你/我的热汗属于你/我的眼泪也属于你/啊,做一个东莞东城人/我全身的每一根最细的血管/都是东江的一脉支流……”
 
       东莞东城:文明城市新意境
 
       有时候,只有处在一种完全陌生的环境中,我们才能更清晰地认识自己。就比如,站在全球大都市的街头,穿越于一个后工业社会和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商业时差”,来回望我们自己。
       翻开历史长长的画卷,个性迥异的城市生活展现在眼前。遥望塞纳河畔时尚而典雅的巴黎,领略亚平宁半岛上雄伟而古老的罗马,体味第五大道富足华丽的纽约,聆听菩提树下流淌辉煌乐章的莱比锡,我们惊羡不已。长久以来,暗自艳羡着西方城市的文化底蕴与现代化气息,却未曾发觉,我们身边的这座城市也在悄然崛起。
       近30年来,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与资源优势,地处穗港经济走廊核心地带的东莞市迅速崛起,经济发展与城市建设取得了空前成就。在建设文化名城的征途中,东城,这个从“附城区”蜕变的大城区,迅疾进入了人们的视域,“新东莞”、“新东城”的科学发展理念清晰可呈。当我们将东江之滨这块110平方公里土地放入城市发展的大背景中,当我们认真梳理东莞的发展轨迹,我们会明白无误地觉察到:一个蕴涵诗意、充满期冀的全新区域,已然摆脱发展临界点上的焦灼,以激昂的节奏,轻灵地浮出海平面,彰显出文明城市的新意境。
 
       诗韵新城:一座城市的追求与梦想
 
       而今,中国已经迎来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城市化浪潮。如何与周边城市区域和谐共生、与整个城市唇齿相依,又如何塑造独特的地域价值与文化魅力,都是摆在城市决策者面前的重要课题。
       把握城市之脉,才能掌握城市未来。在经历了30多年变迁后,东城终于找到了一个恰当的界定:在大时代背景下,营造“诗韵新城”。这样的界定在扩容这座城市内涵的同时,更承载了一座城市的无限梦想和追求。
       东城的城市规划与建设蓝本,集现代化、国际化城市发展理念和深厚的地域文化特色于一身,可谓意深而高远——其意深,含蓄无限,玩味无穷;其高远,心驰物外,意溢于境。境与景,水乳交融,情景映衬;意与情,相辅相成,相济相生。
       在建设与发展历程中,东城充分借鉴国内外中央商务区(CBD)规划建设经验,将以东城中心为核心的行政、金融、商务和文化服务功能,与国际接轨的“门户”功能,可持续的生态功能和高品质居住功能融为一体,呈现绿色、生态、环保与城市繁荣相融合的现代化新城,凸显“开放大气”的经济地理特征,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交映生辉。
       当飞鸟翱翔于天际,当鲜花盛开于大地,当绿树婆娑于窗外,当人们脸上展露笑靥,诗意便开始在生活中流淌。
 
       诗意栖居:城有界,生活无界
 
       一个城市的未来发展方向是难以明确界定的。但是无庸置疑,城市发展的最终目标,是把城市建设得更适宜于市民生活。
       大隐隐于市是一种生活哲学,更是一种精神境界。想当年,诗人荷尔德林写下:“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地安居于大地之上”这句话的时候,怎能预想它在日后会成为一句流行广告语?对荷尔德林的诗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我把“诗意地栖居”理解为人与大地、与自然之间生生不息、密不可分的关系。按照这样的理解,城市里那些所谓水景豪宅、摩天楼、Townhouse甚至乡间别墅,都不能算是达到了“诗意地栖居”的境界。
       有人说:“自然是城市生活的奢侈品。”随着城市化进程和社会节奏越来越快,繁华的都市生活中,疲惫的人群中有很多人已厌倦了城市凝滞的钢筋混凝土,想寻觅一个平静的港湾停下匆忙的脚步,拥有一个既可以享受便捷生活,又可以摆脱城市的喧嚣和浮躁;既可以享受城市的繁华市井,又可以徜徉在原生态自然的怀抱。工业社会的物质化和机械化造成一种普遍性的精神缺失。在奔波多年之后,现代都市的居民们,有着强烈的回归自然的诉求。
       依我之见,所谓“诗意城市”其实就是“生态、和谐、宜居的城市”!那么,是否能找到一个自然与城市之间的最佳和谐位置,找到一个生活进与退所应居住的最佳平衡点?答案是肯定的。东城,那扇敞开的诗韵之门,正是我们所追寻的精神家园和心灵诉求的所在!
       “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居人。”在大兴土木、关注基础设施等“实用性”要素的同时,注重高层次要素的创造,追求诗一般的城市生活情趣,是东城成为国际著名的高品位大城区的关键。现今的东城正经历从暴风骤雨般地开发和城市改造,向成熟与理性化方向发展转化。对城市空间历史文脉的探求、城市特色的宣扬及保护、城市结构的重组及人情化场所的塑造等已逐渐成为市民的共识。
       多元的城市文化、认知的生活场景、以人为本的场所塑造、生态的城市结构,为东城市民提供了实现丰富多彩城市生活的机会。进可掌控城市繁华,退可体验鸟鸣山幽。东城的城市生态,完美地诠释了传统与现代、自然与建筑和谐共融的新“双城记”,凸显“古得经典,新得现代”的城市特质。
       “城有界,生活无界”,是东城高尚生活品质的高度概括。
 
       后记
 
       缺乏诗意的时代需要打造诗意城市。“一个有诗意的城市才有创意,一个尊重个人思想力和创造力的城市才能哺育创意经济”。“创意产业之父”约翰·霍金斯在深圳文博会期间的谈话令人难忘。
       当前,国内到处都在打造旅游城市,吸引游客。所凭借的,无外乎是自然风光、历史古迹和购物消费、休闲娱乐、生态健身等先决条件。在此,我们提出“诗韵新城”的概念,并为构筑其诗之韵律而戮力营造,对于东城这座充满魅力与和谐的新城而言,应是一种全新的品鉴与尝试。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东城一直在创新求变,东城之变体现在“天人合一”的和谐建设理念和精细的城市建设细节中,东城之变更体现在经济、环境、人居协调发展的“三赢” 中。
       “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诗意栖居”数东城!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7 17:12:15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