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作家精品

牙香街

“赖茅杯”第六届“文化名城、幸福东莞”全国征文比赛特别奖作品
《牙香街》(报告文学)
李青松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谁掌握了气味,谁就掌握了人的心的话,那么,在一定意义上,谁控制了人类的嗅觉,谁就控制了世界。
                                                                                                                                                                                                           ——莫言
 
       一、开街之日
       ——牙香街开街啦! 
       这是中国最香的一条街。不不不,不,这是世界上最香的一条街。呯呯呯!啪啪啪!嗵嗵嗵!鞭炮礼花整整炸响了两个时辰。寮步镇居民和牙香街上商号及香户个个喜笑颜开,像是过节一样。
       时间:二O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 。
       这是个好日子。用粤语说,就是:好意头啦!——!
       是日,离中国传统的节日中秋节只差两天,离国庆节只差三天。寮步人心里清楚,接下来的八天长假,该有多少五湖四海四面八方的人来牙香街采香购物、旅游观光啊!旅游是什么?旅游就是从自己过腻了的地方到别人过腻了的地方去。但牙香街上的商号和香户的日子从来没有过腻,反倒随着香文化的复兴,愈加的光亮而生动了。
       街口,一块巨石上刻着三个沉稳的大字:牙香街。字是书法家燕霜红题写的,好字,风骨嶙峋,透着古朴隽秀的风格。
       其实,与其说开街,不如说这是牙香街的重现和复原更准确。因为牙香街从来就没有消失。
       牙香街的历史实在久远。牙香街,因香而名,因香而盛。啧啧啧,早先的牙香街,那还了得!就圩市而言,南粤四分天下有其一,一曰花市,在广州;二曰珠市,在廉州(即合浦,之前,归广东);三曰药市,在罗浮;四曰香市,在东莞。东莞的哪里呢?寮步。寮步的哪里呢?非别处也——牙香街啊!
       此香非彼香,此香乃莞香尔。东莞有三宝:莞盐、莞香、莞草。莞盐和莞草撇下不说,单说莞香,那时候的牙香街几乎是一统天下呀!
       牙香街所在的寮步古镇,自古就是商贸重镇,更是久负盛名的莞香集散地。牙香街两边的商号鳞次栉比,人声鼎沸。“昌隆香行”“福记”“得月斋”“满堂香”等上百家商号,整日香雾缭绕,生意兴隆。广州、香港和澳门的香客每天都会来牙香街采购莞香。史料记载,“莞香盛时,牙香街岁售逾数万金。”想想看——那时的牙香街,空气里都是香的味道,真是要多香有多香啊!
       寮步,唐代建镇,氤氲千年的莞香文化使得寮步形成浓郁的商贸氛围。这个拥有二十个村落、户籍在册人口七万人的古镇,常住人口却达到四十二万人。也就是说,外来人口远远多于本地人口。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社会学的一个反复被验证的定理又一次得到了验证。那就是:水往低处流,人往利处聚。近年来,中外商贾云集于此,各类企业超过四千家,光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就有六家,年财政收入在二十三亿元以上。数字是枯燥的,但枯燥的数字也能说明问题啊。寮步是东莞乃至广东无可争议的强镇。
       漫步牙香街,既可欣赏明清岭南风格的古建筑,探探香价,问问香情,在香坊里面,瞧瞧制香师傅现场制香,少不了呢,还可以喝一杯莞香茶,别有趣味呢。似曾相识吗?是相也是香,探香问香,闻香识香,论香品香,似曾相识,似曾香市。相约寮步古镇,香约牙香街。
       香耶!——!香耶!——!古代香市,现代香都。
 
       二、香说:香与香木
       中国古代的“丝绸之路”是穿越旧世界最长的一条路。“丝绸之路”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香路”。丝绸、茶叶和香是“丝绸之路”上三样最著名的东西。
       世上的香,有的产自动物,如麝香、乳香;有的产自花卉,如薰衣草、泽兰、白芷、香茅等都能提取出香;但更多的产自香木,如檀香、奇楠香、桂香、松香、樟香等等。小时候,我家里有一把胡琴,父亲有兴致的时候就拉上几曲,唱上几段,琴弦涩了,就拿出一块松香,在弦上搓一搓,再拉,弦就不涩了,就柔润了;琴声就亮了,就悠扬起来了。这是我对香的作用的头一次认识。人有没有香呢?当然有,美女香妃身上就有一种奇特的香,迷得乾隆神魂颠倒。据说,香妃的香,是新疆戈壁沙枣花的气味。汉代的王莽有一嗜好,专嗅少女的内衣内裤,那种少女的体香领他迷醉。不说这些了吧,还说香木。
       南国多香木。香木以莞香树为最。
       莞香树为常绿乔木,学名沉香树。又名女儿香、崖香、牙香树、蜜香树、土沉香或白木香。莞香产自莞香树,事实上莞香树并无特别之处,树皮呈暗褐色,易脱落。叶薄,光亮,卵形。开小花,芳香,黄绿色,状若茉莉。结果,成熟时黑色,似鹰嘴。在中国,莞香树属于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在国际上,被华盛顿公约列为“濒危野生植物。”
       也就是说,在自然界,莞香树已经相当稀少了。
       莞香树在唐朝时由域外传入我国东莞等地,莞人大面积种植莞香树则始于宋代。怪异的是,中原各地栽种,皆不能活。此树独对莞地情有独钟,个中谜团至今未能破解。
       莞香树结香是个神奇的过程。要使莞香树结香、凝香,必先使其受伤。民谚曰:“无伤不香”,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寮步香农总结出了三句话,这三句话是香农世代经验的总结。哪三句话呢?其一,有枯枝有病叶就有香;其二,有伤疤有树瘤就有香;其三,有虫蚁有洞口就有香。
       莞香是以莞香树为母体,在自然环境下,分泌的油脂缓慢凝结而成。当莞香树受到动物昆虫啃咬,或者根部受阻于巨石压迫,或者细菌侵袭树体,或者雷击火烧枝干,或者人为砍伐等因素致伤时,就会被一种真菌感染。怎么办呢?树也是有生命的,树的自我保护方法就是分泌出一种具有独特香气的树脂,聚集在伤口周围,浸润沉积于木质中,同真菌进行抗争,使伤口尽快痊愈。树脂经过多年的积聚,慢慢就形成了香。香,是对人而言的,而对树来说,成香的过程则是无尽的苦难。
       莞香树由树苗到香树要经过七八年的时间才能采香。头一次凿采木香,称“开门香”,每年农历十二月是凿采木香的季节,就是在活树上凿取,凿采的木香依质地分为“白木香”、“镰头香”、“沉香”、“女儿香”(牙香)。
       初凿香门取得的香,叫“白木香”,是香中最低等的了。已凿取木香的莞香树仍继续生长,一般几年凿取一次。旧香口凿出的香块,叫“镰头香”。“沉香”就是当一棵莞香树凿采到没有香口可开的时候,就会把莞香树砍掉,但并不是连根砍掉,而是在树离地面一米左右的高度把树头砍掉,剩下的树桩就用泥土覆盖上,大概过了四年时间再挖出来,本来不香的树桩就整根充满了香气,这样的香木就是沉香木了。但沉香木还不是“沉香”。——把沉香木一块一块凿下来后,再精心铲去无油脂的部分,留下有油脂的香,香的比重甚至大于水——香沉于水中——这就是“沉香”了。
       美和香的东西常令人想入非非,香总是与女人联系在一起。“女儿香”,这个令人心醉的名字,让人魂牵梦绕。早先,洗晒香木块儿的活儿是由女人来干的,女人心细多情,就把最好的香块藏到怀里,再拿到外面换取胭脂。后来,人们便把香中极品称作“女儿香”。但凡“女儿香”,一定为“女儿藏香”才算珍品,在上品的莞香中,若不是“女儿藏香”,则不能算是“女儿香”。“女儿香”凿自多年开采的老香树,油脂比“沉香”还浓,香农精心凿成一条条马牙形,如手指大小。故,“女儿香”又称“牙香”。
       莞香虽然品种繁多,可无论多寡,均以“色、形、声”分门别类。如莞香中“鹧鸪斑、朱砂管、黄熟、黑格”是以莞香的颜色定名的;如“马牙、马尾渗、窃凿”是以形状定名的。如“铁格、菱角壳、香角”是以声音定名的。唯有“女儿香”不以色形声定名,而是直取其义。香块藏于女人怀中,贴于胸前,越是揉搓把玩,香块越是发亮,香气入肌入骨,一身袭香。
       “女儿香一片万钱,香价与白金等”。也许,这就是“女儿香”珍贵的原因吧。
       ——这里,不但有香的味道,还有女人的味道。
 
三、老街访香
       旧时,寮步人多以香起家。
       寮步因莞香贸易曾形成十三条街道,至今能叫出名字的有:打铁街、杉木街、牙香街、咸鱼街、卖糖街、猪糠街、鸭仔街、竹篾街、元宝街、卖菜街、烧壳街等等,其中牙香街是最富盛名的。古街的青石板上泛着幽幽的光。一只只摇曳的灯笼和一座座岭南风格的旧式建筑,一个一个老号店铺就是历史的见证。寮步的圩市——牙香街是莞香的主要集散地。从前的牙香街是莞香生意巨旺的地方。
       每年农历十二月,是寮步香农最忙的季节。香农把凿采下来的香块一担一担担到牙香街上,排成一列列长阵置摊出售。而来自各地的香商呢,早在几天前就住在牙香街的大小客栈里等候新香上市了。卖香人的摊位上一般备有香炉,点燃上品的好香,以示招揽。而买香人也常常试点香块,放置香炉中,香品好孬,点燃便知。香炉往往都是祖传的,年代久远。如果在这里见到元代的香炉“金善”,宋代的青铜炉“青龙戏珠”,清代的红铜炉大耳环“三足鼎”,也不必唏嘘惊叹。   
       牙香街上的走圩小贩,小本经营,往往贩一些“白木香”到四周的圩市买卖,利也不薄。巨贾豪商贪心更强,往往大宗交易,成趸运走,巨额获利。据记载,大买家购得大宗莞香后,在寮步码头装船,经寒溪河运往香港尖沙咀码头,再装大船出口贸易。寮步码头由花岗石铺成,坚硬的花岗石斑斑驳驳。码头从平台往下二十九级台阶,伸向水中。寮步码头是商贸货物的集散地,东莞的莞草、莞盐和莞香,三大出口货物,大部分都是通过这个码头走水路运往世界各地的。那时的码头相当喧嚣繁闹,整日里都有货船和客船来往。每当在寮步码头把莞香装妥后,开船之前,都要有个隆重的仪式。请来巫师,做法事。并鸣炮数响,同时点燃整棵香木,向南海遥祭,祈求水上平安通达。仪式过后开船启运,微风徐来,香气从码头漫向寒溪河的河面,于是一条河也就香了。
       置身古街,我仿佛慢慢沉入到了历史中,沉入到时间之前的时间里了。
       古街的上空萦绕着香雾,不时有一曲曲悠扬的古琴声从古街的深处缓缓飘来,有穿越了时光隧道来到明清时代的感觉。其实,牙香街是一条只容三五个人并排行走的狭窄弯曲的街道。
       在屋檐下晒太阳的陈阿爹说,小的时候,牙香街的莞香很便宜,十多块钱一斤。老祖母在世时家里经常烧莞香,老祖母不在了,只有过年时烧莞香。陈阿爹是牙香街资深的老居民,今年已经七十六岁高龄。他就生在牙香街,是闻着香味长大的,他熟悉这里的一切。他的女儿说,他眼睛和皮肤有问题,她要带他去医院看医生,可怎么也不去。他固执地认为,用“沉香水”洗脸,就能消炎杀菌,根本不用看医生呢。
       我在牙香街的一个小院还走访了一位近八十岁的阿婆。阿婆正在吃午饭,一块石条上摆着两菜一汤。一碟是干炸小鱼,一碟是清炒苦瓜,青花瓷碗里的汤呢是西红柿鸡蛋汤。旁边一只卷着尾巴的小花狗伸着舌头,看着阿婆吃饭。阿婆用箸夹起一个鱼头扔给小花狗,小花狗欢喜地摇摇尾巴,叼起鱼头,到墙角美餐去了。阿婆坐在小凳上,身子骨很硬朗,只是脸上布满鹧鸪斑。我和阿婆聊起了莞香。她家现在还有烧莞香的香炉,一般都是过年祭祖的时候烧,平时很少用。阿婆告诉我,早年间,牙香街真是好香,热闹得很。她家原来也是卖香的,她小时候就帮父亲卖香,识得什么样的香是好香。现在不卖香了,儿女都在东莞上班,只有她和小孙女住在这里,儿女们周末常回来看她。
       起身就要告辞的时候,我发现阿婆的颈上挂着一块香木,油亮油亮,甚是特别。我问,这是什么宝贝啊?阿婆说,是“女儿香”。我能摸摸吗?阿婆笑了,点点头。我轻轻握了握“女儿香”,有一种温润的感觉。香气呢,并不浓烈,而是淡淡的香。您挂多少年啦?六十多年了,是出嫁那年挂在颈上的,从没离开过呢。哈哈哈!——!阿婆开心地乐了。
       往前走,就是“好香馆”了。门口台案上堆满了一捆一捆的香,角落的一个铁皮桶里装着的是灰色的似泥非泥,似水非水的东西。一把细目的筛子置在案板上,筛子的里里外外粘着香粉,弥漫着香的气味。一个脸上粘着香粉的小伙子,正在埋头制香。制香的小伙子叫赖清华,非寮步人,而是福建厦门人,“好香馆”特意招来的制香师傅。
       辛苦啦!
       不辛苦。
       这就是线香吗?
       是的,线香。
       制香有哪些步骤啊?
       选料,打粉,筛粉,和香,挤压,成香,晒干,应该是七个步骤吧。和香是关键程序,水份太少吧无法挤压成香;水分太多吧,香条就会发软,香条里不紧密的空隙间会进去空气,香在燃烧时就会火糙难看。
       啊哈哈!制香有这么多的讲究哈。你忙你的,我们随便看看。听说牙香街上有个“香佬李”也会制香?
       是的。他在牙香街的哪头儿呢,还得往里走。
       我们去看看。
       走好哈!
       “香佬李”曾是牙香街地摊上摆卖莞香的香农,祖祖辈辈靠莞香为生。三十余年的摸爬滚打,使他熟练地掌握了采香、制香、卖香和品香等技艺,现在已成了香业公司的老板。西装革履,打着领带,分头梳得锃亮,猛一看,还真像那么回事。很多记者采访过他,他的名字多次上过报纸,可谓牙香街的名人,他叫李文浦。不过,人们都唤他“香佬李”,反倒忽略了他的真名。我见到他时,他手里正在打磨香块,面前的台案上摊着他精心加工的各类莞香。他的女儿李玉花大学(中国检察官学院)刚刚毕业,由于迷恋莞香,干脆放弃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回到牙香街跟父亲一起经营莞香。毕竟是大学生,她认识到了品牌的价值,就鼓动爸爸将“香佬李”注册了商标,并研发出了莞香茶、线香、手链和香粉等系列产品。每种产品上都贴着“香佬李”商标。每天,她对着这些香木及其产品都很开心。我到“香佬李”店里时,不巧,李金花出去办事了,不然我打算同她好好谈谈呢。她的弟妹汪晓燕倒是十分热情,为我们一一介绍店里的莞香产品。
       如今,“香佬李”已经是莞香的一个著名品牌。借助互联网和媒体广泛宣传,“香佬李”在牙香街甚至东莞已经闻名遐迩。有人千里迢迢慕名而来,非“香佬李”的香不买。“香佬李”的香言不二价,绝对都是上品。
       店门口的一个木盆里有个光着脚丫的小囡囡正在玩着香块。汪晓燕说,小囡囡满身香气,身上从来不起痱子,蚊虫也不叮咬。我弯腰抱起小囡囡,嗅了嗅,果然香味扑鼻。
       脚往哪里走,人往哪里去。
       出了“香佬李”,我们又信步踱进“中和堂”。——迎面是个大大的“福”字。“福”字左边自上而下挂着一串红灯笼,一个,两个,三个;“福”字右边自上而下挂着一串红灯笼,一个,两个,三个。老板是位文雅的女子名叫刘文优,见我们到访,笑脸相迎。“中和堂”里有许多莞香古木,又粗又大,很有沧桑感。刘文优说,这些古木都是前些年从海南等地收购来的,如今已经很难找到了。“中和堂”的天井里,有一汪水池,映着蓝天和蓝天上的云朵。水流从一个石刻的龙嘴流出来,哗哗哗!长流不断。
       ……
       我在古街上徜徉,只见沿街店铺,香物、香品、古玩琳琅满目。大多数商铺除了经营沉香、莞香和檀香的原材料外,还经营莞香的手串、佛珠、线香、竹香、盘香等工艺品。
       啊呀呀呀!同行的几位大呼小叫的,不断有惊奇的发现。而我的脚步虽然有些疲惫,但也跟在大家的后面,继续向牙香街的深处探寻。    
       相机咔嚓咔嚓眨着眼,照片拍了不少。
 
       四、林中纪事
       浮竹山佛岭。佛灵湖生态园。
       莞香,莞香,莞香。岭上岭下是莞香,湖畔路旁是莞香,房前屋后是莞香。郁郁葱葱的莞香林,连绵起伏六千亩,此处可谓寮步镇最大的莞香树种植基地了。
       我到这里采访那天,天气忒好啦,无雾无雨无风无云,阳光灿烂。我在寮步镇林业站长何颐佳陪同下,在莞香林寻寻觅觅。我注意到,林中莞香树多半与荔枝混交伴生,林下还生长着一垄一垄的“鬼子姜。”何颐佳介绍说,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莞香种植方法。寮步民谚:“荔枝树下种莞香,莞香树下种姜。”意思是说,荔枝和姜是莞香树的伴生植物,能彼此促进生长。何站长告诉我,莞香树在生长期只须除草,无须浇水,无须施肥,无须修剪。他说,这种树相当皮实,无须太多呵护。成年莞香树,有轻微的虫害,反而有利于生成结香。他说,莞香树的木质很软,甚至很糠,不能做家具,不能做建筑材料,除了结香几乎没有太多用途。大自然真是奇妙,当某种东西一方面不行的时候,另一方面的能力一定是超乎想象的。说话间,我不经意发现,林中间或有些树呈病态,叶子枯干,且遭受了虫噬。我走近,摘下一片枯叶,问何站长。
       这是什么虫吃的?
       黄野螟。
       什么?黄野螟?黄色的黄,荒野的野,螟蛾的螟吗?
       对对,对。一种鳞翅目螟蛾科的虫,专门在莞香树上为害,吃莞香树叶子。
       影响莞香树生长吗?
       一般情况下问题不大。
       什么情况下问题大?
       一株莞香树上黄野螟的头数超过一千头,问题就大了。数量一多,食物就不够了。黄野螟就不但吃叶子,连树枝和树干的皮层也会被吃掉。
       有什么除治办法?
       办法还是有的。冬季在树下浅翻土,暴露出的冬蛹连同清除的枯枝落叶和杂草用火烧,冬蛹就都烧死了。
       莞香树不是有些轻微的虫害更有利于结香吗?
       是的。虫害还不能完全除掉,完全除掉就不利于结香了。每年还是有意识地留下一些冬蛹,有虫不成灾哈。
       我和何站长正说着话,从一棵大树后面忽然闪出一女子,用异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那女子有一种古典与时尚兼而有之的美。丹凤眼,柳叶眉,一小片薄薄的嘴,略微翘翘的。左手手腕上戴着“女儿香”手串,黑亮黑亮。穿青花对襟白衫,荷叶裙,黑色网格长丝袜里白白的腿,隐隐约约。当她的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到何站长的脸上时,乐了。哈哈哈!——你?你?原来她与何站长认识。
       女子名叫梁育葵,是这片莞香林基地的负责人,同时也是林中“莞香缘”香店店长。刚才接到报告,有不明身份的人进入林中,便来一探究竟。她笑着说:“差点把你们当成了溜进林子里的贼呢。”“有偷莞香树的树贼吗?”我问。“有”。梁育葵说,“前几天就被偷走了一棵三十年生的莞香树头,九个头的呢。”“怎么回事?你讲讲经过。”我说。
       “我们养了三条狗,也没看住,这个贼人必是个高手。”梁育葵摇摇头,无可奈何地说。“那是个雨天,平时特别机灵的狗傍晚就开始打瞌睡,夜里狗也没有叫,清早雨停后发现,那棵莞香树头被人偷走了,狗也失踪了。三条狗,连一条都不见了。”
       “报案了吗?”
       “报了。不过破案的希望不大。”
       我问何站长:“偷盗莞香树的案件多吗?”
       何站长回答:“不多,极少发生。”
       梁育葵引着我们来到那棵被偷走的莞香树头生长的地方。她指着那个又深又大的坑说:“喏,就是这儿”。大家唏嘘不已,痛斥贼人可恨。
       在林子里又看了几棵结香的树,梁育葵便请我们去她的“莞香缘”店里喝茶了。“莞香缘”掩映在莞香林深处,白墙灰瓦,庭院深深,远远就闻到了莞香令人迷醉的香气。听说,于丹、曹颖、钱文忠等名人曾光顾过“莞香缘”了。不久前,还在这里还拍过一个电视剧《莞香》,剧中女主角就是曹颖。我问梁育葵,你在剧里演了什么角色啊?她笑了笑说,到时候看电视就知道了。
       梁育葵毕业于广州商学院,学的专业是财会,打得一手好算盘。可惜现在用不上了,算盘都成古董了。她生于大岭山的马蹄村,村子附近的山岭上生长着许多莞香树。她从小就知道,与马蹄村相邻的鸡翅岭村有个叫汤焕洪的老伯是著名的香农。汤老伯家里有一枚香胆,据说是全世界仅存的一枚,价值连城呢。那香胆是怎么来的呢?有一年雨天打雷,火球在鸡翅岭村街的上空滚来滚去,绕着一棵百年的莞香树又转了三圈,最后一声巨响,把那棵老树劈去一半,露出一个大树窟窿。后来,汤老伯就是从那个树窟窿里抠出了一个香囊,刨开香囊一看,头都炸了——里面包着的是香胆。她曾跟着爸爸专门到汤老伯家里看过那香胆,至今印象清晰。那香胆呈棕黑色,鹧鸪蛋一般大小,泛着蓝幽幽的光亮,胆中隐约可见细小云纹,凑到鼻子底下闻,一股奇香直抵心扉。那香胆嵌在一块香木中,像是香木的眼睛,还眨呀眨呀的,分明透着灵性呢。打香胆主意的商家趋之若鹜,可无论出多高的价钱,汤老伯都不为心动。 一把锁头——咔嚓!把香胆锁在柜子里,干脆看也不让看了。讲什么道理?不讲道理,香胆在自己的柜子里就是道理。汤老伯很有性格呢。
       我们瞪大眼睛听着她讲述香胆的故事,一时竟忘了喝茶。
       “喝茶,喝茶。”梁育葵说,“这是刚刚沏好的莞香茶。”接着,她还特意表演了香道。我们一边品茶,一边欣赏。那莞香茶,汤色浓郁,清香无比。而香道通过眼观、手触、鼻嗅,让我们感悟到许多美妙的东西。那感觉真好!
       我们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天,也说到获得诺贝尔奖的莫言。我说,你读过莫言的小说吗?她说,最近才读,不读就有点“奥特”了,读的是《生死疲劳》。她凑到我的耳边说,过去真不知道莫言是谁。
       品茶赏香,读书论理,安然而知足地面对生活,正是:
       兰馥易迷蝴蝶梦,
       脂浓深透鹧鸪斑,
       一炉领略绕滋味,
       几净窗明好伴闲。
       有香相伴的生活是一种什么境界呢?这个,我还真是说不清楚呢。不过,有香点缀的生活,至少不虚妄,不乏味呢。
 
       五、莞文化的符号
       香,是一种文化。中国古典名著中,对香文化的描述比比皆是。司马迁在《史记》中就有“稻梁五味所以养口,椒兰、芬芷所以养鼻也”的记述。这里的椒兰和芬芷,是草本植物,香气怡人。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到贾妃归荣国府省亲时,送给贾母的礼物是“沉香拐拄一根,迦南念珠一串”。《西厢记》中也是有香的。张生每每见莺莺时,总是先闻其香,后见其人。“猛听得门儿呀的一声,风过处衣香细生,踮着脚尖儿仔细定睛……”,如此如此,对香的描述,多有闪现。
       作为香文化的重要内容,莞香文化也是源远流长的。当然,莞香文化并不仅仅属于寮步,属于牙香街。
       莞香文化,似乎已经成为东莞的地域文化符号了。东莞学者刘建中对莞香的历史和文化进行了深入挖掘和长期的研究。他与莞香有着挥之不去的情缘。多年来,他寻香访香,识香闻香,结识了许多香友,写过多本有关莞香的著作。他用三个“最好的”来说明莞香在香文化中地位和作用。哪三个“最好的”?一曰,历史上,明清年间向朝廷进贡的香中,莞香是最好的,有史册记载为证;二曰,民间使用的植物香料中,莞香是最好的,“女儿香”的由来就可证明;三曰,出国贸易的香料,莞香是最好的,有香港名字的由来和寮步牙香街的繁盛可证。刘建中认为,莞香有“五德”:仁、义、智、勇、洁。他说,莞香充满灵性,繁盛而不浮华,讲究而不雕琢,堪称香文化的代表。在一定意义说,也是莞文化的代表。
       东莞专门成立了莞香文化学会,原寮步镇副镇长刘松泰被推举为会长。在寮步时,刘松泰被称为“香镇长”。他几十年如一日热爱莞香文化,积累了大量图片资料,收集整理了许多民间记忆,在香文化研究方面有许多建树。他与文化学者王鲁湘关于莞香文化的对话,香港凤凰卫视播出后,在海内外产生广泛影响。
       东莞女作家曾明了的长篇小说《百年莞香》是一本奇异的书。在曾明了的笔下,莞香不仅仅是浪漫神秘的象征,还是世代莞人安身立命,养家糊口的根本。曾明了通过借喻的手法还对人性的贪婪进行了无尽的鞭挞和追问。莞香见证家族的悲欢离合,寮步的风土人情,见证了“下南洋”的悲惨境遇,婚丧嫁娶的民俗细节,它收纳了历史,贮藏了文化。
       谁说东莞是一片文化沙漠?东莞要打造自己的城市形象。经过全体莞人的网上投票,莞人选出了自己的城市标识。
       二O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东莞市委宣传部部长王道平向中外媒体宣布:“东莞城市标识,是以莞香花为元素,以绿、蓝、红、橙为主色彩,以“每天绽放新精彩”为标识语设计而成,体现了一种城市的活力和精神。”穿着黑色西装、打着绛红色领带的王道平说,“莞香,是东莞沉淀的历史元素,有独特的内涵,莞香花芳香四溢,充满活力。活力,既是自然的活力,也是社会的活力,体制的活力,人的活力。活力,是东莞发展经验的概括也是东莞未来发展动力的源泉。”
       王道平给人的印象是沉稳、干练。
       当时,我恰好在东莞出差,在宾馆电视上收看了当晚的东莞新闻。我注意到,王道平部长身后的新闻发布会的背景板,就是首次面世的东莞城市标识——两朵绽放的莞香花和那句“每天绽放新精彩”。
       那是一条有气味的新闻哩。在我收看电视的房间里,仿佛也弥漫着莞香花醇厚的香气,久久不散。
 
       六、牙香街的落日
       古代官员“熏衣静坐”烧的香,就是莞香。
       那时候,皇帝办公议事前,要求上朝官员所穿的朝服必须用莞香熏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呢?我想,这样熏一下,一来呢可以去污避秽,避免把细菌带入朝中;二来呢可以消除官员头脑中的杂念,专心议事;三来呢体现出一种威严,皇帝面前不可以随便。瞧瞧,莞香竟然是“朝香”呢,它与政治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明清时代,广东每年供奉朝廷的贡品都有莞香。故宫博物院里保留的朝廷贡品的名册中,就有朝廷专门要东莞莞香多少多少盒的详细记录。那个数可不是个小数,而这个数最终都是出自牙香街的。
       我在牙香街采访时,当地朋友给我讲了一个皇帝欠寮步人莞香银的故事。明万历年间,寮步有个叫封肖瑜的人经常为皇宫采办莞香等宝物,获利无数,被称为寮步的“银王”。除了供给官员所需“朝香”之外,皇宫里的嫔妃也需要一定的数量的莞香。嫔妃特别喜欢莞香,但与封肖瑜打交道的不是嫔妃,而是太监。数年后,皇宫欠封肖瑜的香银已达十万两。皇宫还能欠账吗?封肖瑜心想,香银会不会是被太监贪了呢?于是,就找主管账房的太监讨债。太监还挺热情,说你稍坐等片刻喝口茶,就进去报告了。少顷,太监拿出一幅黄绫交给封肖瑜,上面写着“当今皇帝欠东莞封肖瑜香银十万两”,那黄绫上还清晰地盖着皇帝的玉玺。封肖瑜便不敢再问,拿着黄绫悄悄退出。心说,这算什么啊——这不是打的白条吗?可惜,那幅黄绫被封家的后人保管不慎,被一场火灾烧毁了。
       好家伙,莞香在当时皇宫中是多受青睐啊!以至于皇帝连龙颜应有的体面都不顾了。
       历史是一口幽暗的井。然而,幽暗的深井里我们总能打捞出一些有香味的东西。在一些模糊和闪烁其词的字面背后,可以看到当年作为贡品的莞香,是以怎样尊贵的身份出现在皇宫中啊!——著名的宣德炉就是专为莞香打造的。
       莞香的荣耀与辉煌,在莞人的心灵中,自然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痕。
       到了清代,乾隆皇帝鄙视洋人而海禁迁界,莞香出口遭禁。乾隆皇帝写信给英王,说,在统治这个广阔世界时,我只考虑一个目标,即维持一个完善的皇权统治,而根本不需要贵国的产品(可能指鸦片),当然中国的产品也不必运往国外。
       乾隆皇帝很有性格,很有脾气。不过,这种性格和脾气对莞香的出口贸易来说,并不是好事。更糟的事情还在后面呢。雍正年间,有承旨采办莞香的县令,采办不获(怎么会不获呢?一定去的地儿不对,去牙香街了吗?我想不明白),至杖杀里役数人,惹怒香农。愤然然,大多数香农斩去所种香木,逃亡异地。香木殆尽,香品贸易消歇,从此香业废弛。
       于是,香港寂寞,寮步寂寞,牙香街寂寞。  
       晚霞凄凉,落叶缤纷。
       弥漫牙香街上空的,是烟?是气?还是魂?
 
       七、香的思考
       以鼻闻香,以心领会,尺席之间,五感澄明。
       拿破仑曾经说,哪怕蒙上他的眼睛,凭借着嗅觉,他也可以回到他的故乡科西嘉岛。因为那岛上有一种植物能够散发出独特的香味,他熟悉那种香味,风里有那种香味。英国著名作家吉卜林说:“人的嗅觉比视觉、听觉更能挑动人们细腻的心。” 
       莞香的气味是迷人的。
       莞香的迷人之处就是把它加热到二百四十度至三百度时,就会散发出令人沉醉的香气。那种感受是:如醉如痴,如入仙境。香,是一种嗅觉的文化,其内涵的深度和广度及美学意义超越了国界,与肤色和语言几乎没有关系。香,带给人的是心灵相通的东西。
       人的各种感觉中,嗅觉是最神秘的。现代科技几乎无所不能,随着视觉图像,听觉的声音,味觉的食物,都可以进行储存,唯独嗅觉所对应的气味,只有在具体的环境中才能出现,无法存留,只能记忆。博尔赫斯说,嗅觉是构成灵魂记忆的一座恢弘的宫殿。这话说得真好。
       水是有源的,树是有根的。文化可以断层,但不会断根。只要嗅觉存在,就可以嗅到根脉的所在。莞香是大自然精灵。莞香的性格和气质,留给我们的是人与大地相通的气脉。回眸历史尘烟中的莞香盛市,追寻丝缕柔缈中的天地神灵,莞香带给我们许许多多的思考。
       香是什么?香是中国人心中的一个情结。香,留在心中;香,留在生命的律动里。文化学者王鲁湘说:“香文化是超越了历史、国度和宗教的文化形态,在历史上,东莞是作为中国香文化的基地而存在的。一条古街,一个码头,一条河流,一段香木,一缕神韵,以独有的沉静,深远和幽雅,让人的心灵有了归属感。”
       牙香街上的那些人和事,都随着香的烟雾飘散,唯有香的馨香入魂入魄。那香魂迂回缠绕百年,弥留人间。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莞香禀赋中的高贵气节,至今尚存,并且注定坚韧,持久。我想,这是何绍阳等人决心打造牙香街的基础和前提吧。
       北宋诗人黄庭坚在《香之十德》中说,香的好处是:“感格鬼神、清静身心、能拂去秽、能觉睡眠、静中找友、尘里偷闲、多而不厌、寡而为足、久藏不朽、常用无碍。”据说,黄庭坚写诗前,总要先点上一炷香,创造出一种氛围和意境,在袅袅香气中,才能落笔,写出好诗。
       张爱玲也喜欢莞香,特别是莞香中的“沉香”。她的成名作《沉香屑,第一炉香》,让她红遍三十年代的上海滩。小说开头就写道:“请您寻出家传的霉绿的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您这炉沉香屑点完了,我的故事也讲完了。”张爱玲就是张爱玲,讲故事的方式也跟别人不一样,——“搬出铜香炉……点上沉香屑”,一副煞有介事的神情。她说,她的爱很卑微,卑微到尘埃,又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唉,这个张爱玲,可真够折腾了。
       法国有部电影叫《香水》,影片中的主人公格鲁尼是个恶魔,他专门收集少女的体香气味,来制作香水。他的香水有一种魔力,一滴香水可以让人爱得倾心,一滴香水可以让人爱得疯狂。
       香与香水的本质是不同的。香水能够唤醒人的欲望和冲动,而香则能让人寡欲、安宁和节制。
       香,是空灵和清寂的象征,所代表的是一门玄妙深远的学问。在有形无形的香气中,有的人嗅觉舒畅,心旷神怡;有的人尘虑尽消,浑然忘我;有的人悟到四时五行,一切皆有轮回;有的人望见“月照空山,万籁俱寂。”
 
       八、比黄金还贵的香
       在牙香街各家店铺里的香品,不难看到达数百年的“沉香”,而这些“沉香”价格不菲,极品“沉香”比黄金还贵呢。
       也许,这样的极品“沉香”不是用来卖的,而是用来展示的,代表着牙香街的一种规格和档次。也就是说,牙香街有香品世界里最好的东西。
       当年,林则徐虎门销烟后,向朝廷谏言“以香代烟”。他在为戒烟人开列的药方里,就提到要使用“沉香”两钱。这里的“沉香”,指的就是莞香中的“沉香”。
       “沉香”的药用价值高,入药的历史久远。李时珍《本草纲目》曰:“沉香,气味辛,微温,无毒。”主治:“风水毒肿,去恶气;主心腹痛,霍乱中恶。”还主治:“止转筋吐泻冷气,冷风麻痹,骨节不任,风湿皮肤瘙痒,气痢;治气逆喘急,大肠虚闭,小便气淋,男子精冷。”现代医学研究证明,“沉香”在药理上的作用是多方面的,尤其具有强烈的抗菌作用。在降压、抗心律失常、抗心肌缺血,抗肿瘤方面也有突出的表现。
       “沉香”真是个好东西啊!
       非典肆虐期间,“沉香”还被一些著名的老中医推荐为有效的抗非典药物。目前,“沉香”是一百六十多种中成药的组方原料,民间应用的偏方更是多达数百种,“沉香”具有神奇的魔力呢,它的更多的功效,也许我们至今尚未完全知晓。
       “沉香”是人工无法合成的,当然也就不可替代,不可复制。目前,“沉香”的国内市场价格每公斤已超过一万元,特级品“沉香”每公斤在六万元以上,最高的可达十几万元。
       九、香的精神
       啧啧,有气魄。寮步镇要种植一万亩莞香树呢。
       三年前,寮步镇委、镇政府确立了打造“古代香市,现代香都”的思路,重新挖掘和复原莞香文化。而这一切要从种树开始。没有莞香树哪有莞香?对于莞香文化来说,也许,恢复和重建一座座繁茂的莞香森林比什么都重要。因为伟大的莞香森林,才是莞香文化的根。
       “凡是有空地的地方都要种植莞香树。” 镇党委书记何绍田介绍说:“已经有商家免费赞助了三十万棵树苗,目前已经种下了七千多亩”。
       “按照过去的经验,莞香树在种下七八年后才能结香,而现在通过新技术,三年就可以结香了,效益很快显现。如今,寮步传统的莞香交易市场——牙香街开街了,市场平台必定会带动种植、凿采、加工和交易等整个莞香产业链的兴盛。”
       穿白衬衫、戴黑框眼镜的何绍田颇有学者的气质。他说,“接下来,寮步还要引进沉香检测中心,促进牙香街香产业的发展。”何绍阳很健谈,他用简练的语言描绘着寮步的未来。他说:“寮步不仅要复原牙香街,还要建现代化的商业广场,百货大楼,还要恢复莞香木市场,把民间的莞香工艺品,老物件,香炉香具都在牙香街上呈现出来”。
       如今,寮步镇政府按照明清岭南建筑风格,对牙香街进行了仿古包装,老字号“昌隆香行”“福记”“得月斋”“满堂香”在古街重现。“香行会馆”“制香工坊”“台湾好香馆”“富山檀香”“岁月沉香”“香佬李”等新号店铺,也在牙香街落户开张。
       同时,还通过招商引进了台湾、广州、深圳、海南、雷州、茂名和电白等地的香户进驻售卖莞香及其制品。目前,已有四十余家商号进入营业阶段,剩余的商铺正在进行装修。
       牙香街,一头连着历史,一头牵着未来。中间呢?中间是寮步人和商号及香户面对的有香相伴的殷实的日子,还有馨香、宁静、快乐、安稳、自在、满足和幸福。
       发展从来不是一路坦途。二OO八年底,一场不期而至的金融经济危机,冲击着整个东莞的产业。寮步也未能幸免,面对困难和挑战,寮步人从传统中寻找前行的力量。寮步人找到了吗?找到了——那东西是什么?那东西就是香。就是香的精神,莞香的精神。
       前人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写道:“东莞香田,盖以人力为香,香生于人者,任人取之,自享其力,鬼神则不得主之也。”也就是说,人才是莞香兴旺的因素。寮步人勤奋好学、开拓进取、诚实守信、敢为天下先等特质,正是莞香精神的体现。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说,牙香街正是用莞香的精神打造而成的。牙香街开街啦!也许,开街意味着牙香街新的一页正在掀开。太阳升起来了,干净得很,有劲儿得很。太阳,每天都是新的。牙香街的日子怎么会过腻呢?牙香街的日子鲜着呢,香着呢,乐着呢,美着呢。
       然而,说到底,香是大自然的产物。香里深藏着大自然的法则。大自然的喜怒哀乐,生灭流变都凝聚在香里了。
       香,之所以为香,是因为香里有阳光的味道,空气的味道,雨露的味道,风雷的味道,鸟语的味道,山川的味道,泥土的味道。香,之所以为香,是因为香里还有人的味道,汗水的味道,辛劳的味道,时间的味道,智慧的味道,感情的味道,梦想的味道。
       “沉”“静”“定”是香的三种境界。
       香,能够帮助我们去除浮躁,去除烦恼,去除忧愁,去除喧嚣,去除痛苦,去除失望。香,能够让我们漂浮游移的心得到沉静和安宁。
       在此,我想到了多年前在麦积山上看到的一块匾额,匾额上写着四个字。就四个字?就四个字。也许,这四个字道出了香的精神最本质的东西。什么呢?
       ——是无等等。
       2012年10月8日至20日   写于北京和平里,修改于沈阳
 
上一条:莞韵三章
下一条:金山怀古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7 17:08:34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