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评论选登

穿越时空的电波,倾听红色的密语

黄昭颖    

 

红色长篇儿童小说《小红军与大教官》(新世纪出版社)由邱观潮先生与龚益三先生合作创作而成。也许提起红色,脑子中一下子能想到的是词汇革命、烈火、战争,但是两位先生选用无线电台这个鲜有的素材,着重笔墨描绘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支无线电台通信队伍创建的故事,独辟蹊径地诠释了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对于异代的青少年来说,这是一段存在于书本里的时光,不曾经历也难以体验。作品中的无线电波穿越时空,邀请青少年们倾听红色年代的密语,一同走进那个虽然有战争但却依旧存在美好的年代。读者对象也不仅仅是少年儿童,革命老红军、部队干部等等人群都可以阅读。2017年正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这部作品的出版也是一种纪念和庆祝,引领着不同年龄阶段的人走近红军、认识红军。


一九三零年,红色的星星之火点亮中国的各个角落。在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的龙冈战斗中,十五岁的小战士丁岗崽单枪匹马抓住了国民党反动派张辉瓒师部的报务主任田信。因为红军重视人才,俘虏兵田信成为无线电训练班的大教官,小红军丁岗崽成为了学习无线电台技术的学生。故事围绕着他们之间的矛盾展开,他们本是战场上的敌对关系,却阴差阳错变成了针锋相对的师生关系。主人公丁岗崽他多次自诩“打井冈山下来的老红军”,用红军纪律严格要求自己,同时却有着十五岁孩童的叛逆心理。在他和田信的对峙中,作者极力张扬了他这种性格上的两面性。岗崽不服俘虏作为自己的教官,看不惯他国民党作风,处处想要找茬。田信虽然佩服岗崽的机智勇敢,但是同样不喜欢他任性的习气。在长久的相处中,以及康参谋的调和下,两个人都发现了彼此的优点,于是两个人转变为既是师生又是战友的融洽关系。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下,这支无线电台通讯队伍最终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小说里较少出现轰轰烈烈的战争大场面,而是用了细腻的笔触去展示红军生活,这同样也是革命中的真实性描写。不收百姓的一针一线、官兵一律平等、讲究朴素作风是红军不成文的纪律。鸡蛋降价售卖的秘密、许大妈帮忙洗衣服的照顾,体现了在那个年代特殊的“军民鱼水情”,不夸张却打动人心。因此,在这种环境中生活的田信,能够直观感受到军民一心的革命力量,于是想法也随之慢慢改变。本是红军俘虏的军官,由最初的拿军饷大肆吃喝、砸坏百姓脸盆,到下定决心教导无线电台通讯队伍,融入整个集体,成为真正的“老红军”。田信的心路历程中,岗崽这个人物不可忽视。虽然他的童年经历了成人仪式,但儿童情趣依旧没有磨灭。这个孩子的父亲牺牲在战场、他又跟随红军走过井冈山,他的英雄梦其实十分单纯,就是革命。所以岗崽刚开始对田信才怀有那么大的敌意,在课堂上针对他、被迫送烟给他时耍小聪明、仗着自己是老红军教训他等等。当认识到学习电台通讯技术对革命的重要性时,他又是憋着一股劲要努力学习发、送电报,想要获得田信的认可。书中描写的岗崽,语言、行动、心理无不具有浓浓的儿童特性,充盈着他“小红军”的形象。


吴其南撰写的论文《精神涅槃:红色儿童文学的成人仪式》中提到,成人仪式使红色儿童文化文学由于接触历史而获得一种深邃感,但也因此而凸显出忽视人的个性和成长的主体意识的缺陷。但在这部作品中,作者以现代人的视角来重新反观已经成为历史过去式的岁月,笔下的少年褪去了英雄光环,他的革命情怀和精神信仰都是侧重于表现其儿童本性的,从而塑造了一个更加复杂的圆型人物。作品没有简单地歌颂或反对什么,没有用人物坎坷的命运和成长经历呈现复杂的历史走向,也较少出现战斗场面。不同于海娃、雨来、嘎子、冬子那样的英雄少年形象,以人性为底色的丁岗崽这个本色少年形象别有一种魅力。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0001-11-30 00:00:00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