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评论选登
  • ——评邱观潮、龚益三革命历史儿童小说《小红军与大教官》李 静在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经典中,革命历史题材的创作总有一种“史诗性”的特质,即作家有着再现社会变迁全貌、把握时代精神的自觉意识,这使得革命历史小说有一种揭示“历史本质”的能力。邱观潮与龚益三创作的《小红军与大教官》并没有强烈的呈现历史巨变全貌的欲求,从时空跨度上讲,小说讲述的年代——从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到红军长征之前的这段历史,只是自晚清开始的
    11-30
  • 黄昭颖     红色长篇儿童小说《小红军与大教官》(新世纪出版社)由邱观潮先生与龚益三先生合作创作而成。也许提起红色,脑子中一下子能想到的是词汇革命、烈火、战争,但是两位先生选用无线电台这个鲜有的素材,着重笔墨描绘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支无线电台通信队伍创建的故事,独辟蹊径地诠释了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对于异代的青少年来说,这是一
    11-30
  •   内容摘要:如果莫言没有强大的人格力量和情感底蕴,没有鲜明、厚重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他就没有办法在高密东北乡那个血腥、纷乱、戏谑、乖戾的文学王国自由穿行,他要进得去也要出得来,就必须艺高胆大。只有当一个作家超越了血腥、暴力和怪诞本身,他才能从这些作为形式而呈现的元素中超拔出来,上升到一种艺术哲学和“艺术政治”的层面。莫言所受的文学教育是偶然的,却开出了必然的文学之花。&nb
    02-18
  • 形神不与众人同 ——范少华组诗《红棉颂》的意象赏析          通观历代咏物诗,那些能够被人们传颂的作品,大都是将事物提炼出具有普通情感的一般意象,然后综合诗人自身的价值观念与诗人所处的时代文化背景,再通过诗的语言表现出来的。它们大都具有社会责任感,能够表现诗人的或社会的精神向往,并能够为
    02-18
  •        2004年8月,《长篇小说选刊》创刊的时候,作家莫言应邀题词:“长度、密度和难度,是长篇小说的标志,也是这伟大文体的尊严。”        两年后,莫言专门写了一篇长文《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阐述这次题字的内容。关于“长度”,他这样解释:&ldqu
    02-18
  •        “打工文学”在当代中国的兴起有着复杂的社会文化与文学自身的原因,对它的发生、发展、提升乃至演变都应该有更多的辨析。“打工”与“文学”连在一起,构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场域,具有阔大的思想容量、观念张力和阐释弹性。“打工文学”不仅是文学现象,也是社会现
    02-18
  •        作为以水乡乡土生活为大背景的系列小说,彤子的《玉兰赋》、《水上人间》、《逝去的瓜》等,在真切的现实生活经验的基础上,用熟悉的人物作为原型,反映了佛山三水九曲河与北江交汇的芦苞镇一带在现代化的进程中表现出来的欢乐与痛苦。作者以现代性视野为基本价值取向,以民间民俗文化为观照视角,用散文化的文体表达方式,提出了时代发展变化主潮之下的文化传承和边缘族群
    02-18
  • 一        林汉筠与我在莞结识多年。他来自湖南,我来自四川,由于我们是同龄人,性格、经历、遭遇、学养和眼界都相似,由此成为交往深厚的挚友。而且在文学创作上深度对话、相互启发,共同体验着艺术追求的困惑与顿悟、艰辛与坚守。        林汉筠谈吐谦和、又不乏机智与谋略,举止儒雅、一派成熟风范。虽
    02-18
  • 艰难的精神寻根之旅——读《土司和他的子孙们》雷达        在新时期以来的长篇小说中,书写少数民族文化的不少,尤以阿来的《尘埃落定》独树一帜,范稳的《水乳大地》“新”人耳目。最近甘肃作家阿寅出版了《土司和他的子孙们》(作家出版社),同样书写了一段民族交融、文化碰撞的历史,展现了藏汉交融地区原生态的
    02-18
  •        谢有顺:男,1972年8月生于福建省长汀县。文学博士。一级作家。现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兼任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小说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等。出版有《先锋就是自由》、《从俗世中来,到灵魂里去》、《文学的常道》等著作十几部。主编有《中国当代作家评传》、《优雅
    02-18
  • 后工业时代的空巢之声     ——论柳冬妩的打工诗歌曾海津       在这个纯文学逐渐走向衰微的时代,在这个工业文明充斥人类精神的社会,诗歌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与此相应的是打工者们行走在城市边缘的生活和言说。但即使再弱小,他们依旧发出自己的声音,展现那种艰辛的生活,探寻生存的意义,抒写着一类人的
    02-18
  • 打工文学的叙事向度——以王十月的写作为例 胡磊         摘  要:王十月的写作,带有难以排遣的异乡情绪与怀乡情结,与底层写作的批判立场有着不谋而合的精神征兆。他写作上的叙事向度,始终纠结于城乡两地的经验维度。王十月的创作思维总习惯于寻求他样视角的崭新转移,甚至不惜代价地去颠覆自己,&ld
    02-18
«1 2 »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