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莞事流芳

莞事流芳②|除了满腹经纶,他还有一身风骨

“莞事流芳”70个东莞故事

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

640.webp.jpg

  东莞,是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是岭南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中国近代史开篇地、华南抗日根据地和改革开放先行地,拥有独特的岭南文化。从虎门销烟到东莞智造,东莞印证了中国百年的求索和成就,实践了敢为人先的“东莞行动”,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东莞奇迹”,演绎了精彩生动的“东莞故事”。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之际,由东莞市政协指导,东莞公共外交协会与东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主办“莞事流芳”70个东莞故事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宣传活动,以此讴歌先烈先贤,礼赞志士能人,传颂为祖国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人们,同时增强广大人民的自强意识和爱国情怀。

  ——编者

640.webp (1).jpg

  导读

  容庚出生于清末莞城的一个书香门第,是一代学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突出代表。

  金石铁骨一代名师:容庚(腾讯视频)

容庚(秒懂百科)

容庚:东莞学人的风骨

640.webp (2).jpg

  穿过运河,往前直走,再拐过几条幽深的街巷,就到了振华路。旨亭街8号,1894年9月5日,一代古文字大师容庚在这里降生,并在这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岁月流转,而今这里已作为“东莞市文物保护单位——容庚故居”保护起来,不时有人走进这栋屋子,细细打量着屋子里的点点滴滴。

  静静地走在容庚故居,看着屋子里的一桌一椅,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容庚出生书香门第,祖父容鹤龄是清朝咸丰年间的举人,曾任东莞龙溪书院及顺德凤山书院山长。容庚十五岁丧父,也就是在十五岁这一年,跟随四舅邓尔雅习《说文》,这点燃了他对金石的兴趣。

  容家虽然是东莞有名的书香世家。然而,年少的容庚却十分叛逆,他喜欢赌博,纸牌、麻雀、骰子无所不通,连象棋也拿来下注。甚至,这个日后的大师还学会了抽鸦片、酗酒。无奈,他的母亲为此屡屡搬家,并有意识把家安在学校附近,以求让容庚耳濡目染学习之风气。后来,容庚在回忆这段经历时写道:“余之不终于堕落者,母之教也。”

640.webp (3).jpg

容庚故居

  1917年,23岁的容庚在东莞中学毕业后,被聘为教员,讲授国文和文学源流等课程。教书之余,容庚把所有时间都放在了自己酷爱的金文上,夜深人静之时能看到他挑灯夜读的身影,日复一日,28岁时他终于编撰成1200余页的《金文编》。捧着这本厚厚的《金文编》,容庚内心安静了许多。1922年6月,28岁的容庚泪别妻儿北上京都,希望增补《金文编》以成定稿。他带着三册《金文编》稿本,专程去天津求见大名鼎鼎的罗振玉。罗振玉是“甲骨四堂”之首,对金文也有研究。他看到容庚《金文编》稿本,对这位远道而来的后辈十分赏识。两人倾谈三四小时丝毫也不感到倦意,反而愈聊愈兴奋,罗振玉鼓励他“务竟其成”,容庚感觉如沐春风,乐而忘倦。这次天津之行,容庚把罗振玉当成恩师。

640.webp (4).jpg

  1925年,在罗振玉的积极帮助推荐下,容庚的《金文编》顺利得到出版发行。最重要的是罗振玉还介绍他入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研究生,他给北大教授马衡写信推荐容庚。“容庚新从广东来,治古金文,可造就也”之语。罗振玉在推荐信中如是说。天津一行,罗振玉成了容庚一生的贵人,改写了容庚未来的人生路。

  容庚被破格录取为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部研究生,师从王国维。王国维对容庚的学术研究同样帮助很大。1923年王国维为商承祚《殷墟文字类编》作序时,称他所见当今治古文字的青年仅四人:唐兰、容庚、柯昌济、商承祚。两人过从甚密,时相切磋,亦师亦友。

  1926年,容庚从北大研究所国学门毕业后,任教于燕京大学,次年即破格晋升为教授,这是容庚教学生涯的开端。容庚崇尚陈寅恪先生倡导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640.webp (5).jpg

  青年容庚

  作为一代学人,容庚不仅在学术上拥有至高的地位,而且在交际中也有着崇高的风范。

  1945年抗战胜利后,傅斯年代理北大校长,坚决不聘抗战期间未随学校南迁而留在日军占领下的“伪北大”的教员。虽然与傅斯年有师生情谊,但无论容庚如何申辩,还是被开除了。次年年初,容庚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北京。但没想到,三年后的1949年,曾开除他的北大代理校长傅斯年在被列为战犯时,容庚在学术上仍能对傅斯年做到实事求是。他对学生说道:“殷商族实出自东夷,傅孟真先生有其精妙之论矣,学之者切不可等闲置焉。”现在看来,容庚当时敢说这话,不仅有学术风度,更有学人风骨。鲁迅先生说:“落井下石是一种非常不仁义的做法,严重违背做人原则,非大丈夫所为。”一个战犯在当时,哪怕是被点到名字,大家也都像躲瘟神一样唯恐避之不及,容庚反而说起傅斯年的好,由此可见容庚的勇气。更重要的是,他没迎合上意,对傅落井下石,反而逆行,实事求是地予以肯定,可见容庚的学术风度和知识人的风骨。还有在批斗胡适的运动中,容庚喊出了:“还胡适以真面目。”他认为胡适尊重证据,主张凡评定事物要拿出证据来,这和毛主席提倡的实事求是精神是一样的。

  1946年,容庚南归,任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兼主任。四十年代初,南方绿草茵茵、在岭南大学的九如堂,那是一座两层的小楼,深绿的琉璃瓦顶,暗红的砖墙,里面大概有两百平方,外面是四季常青的花园,容庚就住在这里。他每天除了教学,就是埋头做学问,研究他钟爱的青铜器。1952年,岭南大学并入中山大学,容庚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他住到了康乐园。

  由于学术氛围和政治环境的变化,容庚无法致力于自己长期经营的彝器铭文研究,甚至也无法进行正常的学术研究。容庚将兴趣逐渐转移到书画碑帖上来,写出过《丛帖目》《颂斋书画小记》这样的重要著作,但他常常对人说,自己“解放后一个字也没有写过”。因为,他赖以生存的学术土壤已不复存在。

  1958年,中山大学中文系的董每戡、叶启芳等教授被打为“右派反党小集团”,容庚为他们奔走呼吁。学校领导警告他:“容庚,你已经到了右派的边缘!”他坐在台下大声回应:“我退休!”1966年5月,全国都在批判吴晗、邓拓。此时,“不合时宜”的容庚,竟然帮吴晗、邓拓喊冤叫屈。换别人,怕是躲都来不及,他以为,“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不是防民之口吗?这样防民之口,只好挂个牌牌“莫谈国事”了。就这样,他成了中山大学第一批“牛鬼蛇神”被打倒了。之后,他的研究生们贴出了有关他的大字报——《坚决砸烂容庚这把“鬼锁”!》,揭露其“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召开大家行动起来,“坚决砸烂这把‘鬼锁’,宰掉这匹‘野马’!把伟大的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1962年3月的一天,康生驱车到中山,探访容庚,在康乐园传为奇闻。康生是中央候补委员,却在“黑石屋”里,与容庚谈金石,谈文物收藏和书画鉴定,两人因容庚所藏《兰亭集序》是真是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令在座的大学领导目瞪口呆。康生敬重容庚的学识和胆量,欣赏他的敢言,喜欢他无视权贵的风骨,鼓励他去北京报考古访学,并为他开出了介绍信。

640.webp (6).jpg

《金文编》

640.webp (7).jpg

《商周彝器通考》

640.webp (8).jpg

《丛帖目》

640.webp (9).jpg

颂斋书画小记

容庚代表作品


  1971年10月30日,批林批孔运动中,中文系教职工学习中央文件。容庚说:“斗争斗争,我心里一直不安,斗来斗去,莫须有。”“不说又不行,沉默就是反对,又一条罪状!究竟怎样做人好,如果七八亿人都拥护,中国是无敌于天下的。可是现在还有两种人,把话闷在心里,不敢说话,这不是好现象。”“整天喊思想改造,越改造越坏。”

  有人曾在批斗大会上揭发容庚,说他在解放前把贵重文物卖给美国人。他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有!那个鼎是假的,我是把假古董卖给美国人了。”此言一出口,那帮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哄堂大笑,对他的批斗也就进行不下去了。

  学校要求大家学习政治,批林批孔。容庚却说:批林就批林,为什么还要批孔?我“不批孔子,宁跳珠江”。这是何等的风骨。不仅如此,容庚还蔑视权贵,不随风俯仰;敢言人所欲言而不敢言,表现出一位学人的铮铮铁骨。

  这就是容庚。一个在十年动乱期间备受迫害,身处逆境的学人,却能刚直不阿,不讲违心之言,不作背理之事。1983年,90岁的容庚逝世。

  中大老校长黄焕秋在悼词中说道:“他一生刚正不阿,不讲违心之话,不做悖理之事。”这就是容庚的真实人生写照,也是后人对容庚最直白、最平实的赞誉。容庚是一代学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突出代表。

  容庚不愧为一代国学大师,不愧为知识分子的楷模。他的交际情操和气节、风度与风骨,永世留芳。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容庚书法

(本文作者:孙海涛)

- END -

“莞事流芳”70个东莞故事

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指导单位:东莞市政协

  主办单位:东莞公共外交协会、东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单位:东莞市作家协会、东莞市朗诵艺术家协会

  声明:本文旨在传颂为祖国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人们,属于社会公益传播行为。部分选用的图片或引述的文字来源于互联网,仅作为相应内容的链接和印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在此一并向为本文作出贡献的人士致谢!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11-09 12:10:34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