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莞事流芳

莞事流芳③|发布《开罗宣言》,东莞人王宠惠“外争国权”立大功

“莞事流芳”70个东莞故事

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

640.webp.jpg

  东莞,是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是岭南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中国近代史开篇地、华南抗日根据地和改革开放先行地,拥有独特的岭南文化。从虎门销烟到东莞智造,东莞印证了中国百年的求索和成就,实践了敢为人先的“东莞行动”,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东莞奇迹”,演绎了精彩生动的“东莞故事”。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之际,由东莞市政协指导,东莞公共外交协会与东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主办“莞事流芳”70个东莞故事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宣传活动,以此讴歌先烈先贤,礼赞志士能人,传颂为祖国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人们,同时增强广大人民的自强意识和爱国情怀。

  ——编者

640.webp (1).jpg


发布《开罗宣言》

东莞人王宠惠“外争国权”立大功

640.webp (2).jpg

  1943年12月1日,这一天中英美三国同时发表《开罗宣言》,其主要内容是:中、美、英三国对日作战的目的在于制止和惩罚日本的侵略,“剥夺日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在太平洋上夺得或占领的一切岛屿”,使日本强占的中国领土,例如东北地区、台湾和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开罗宣言》从国际法上确定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以及战后对日本的处理,具有强制力和法律上的约束力,而且它的效力也有国际社会的保证。

  《开罗宣言》顺利发布的背后,有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很多人不知道这样一篇同仇敌忾、铿锵有力、义正辞严的宣言,居然有人在讨论的过程中暗藏猫腻,机关算尽,意图损害中国的利益。幸好有一位东莞虎门人,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据理力争,从法理上维护了中国的主权和尊严。这个人就是王宠惠,时任国民政府国防最高委员会秘书长。

640.webp (3).jpg

  当时中、美、英三国首脑于1943年11月22日到26日在开罗举行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之一是商讨击败日本后,如何处置日本等问题。1943年11月26日,这天下午三点,会议的时间已经接近尾声,在埃及开罗米纳饭店内,英国副外相贾德干、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还有王宠惠先生等一起坐在圆形会议桌前对《开罗宣言》进行最后的修改。时间仿佛停止了,会议室里静得出奇。这时,英国副外相贾德干率先打破沉默,他目光狡黠但面带微笑地说道: “尊敬的哈里曼先生、王宠惠先生,这是敝人按照丘吉尔总统的授意,为保全各方利益,对《开罗宣言》进行修改后的草案,请两位过目。”

  精通英文的王宠惠接过草案,逐字逐句地认真读起来。几分钟后,王宠惠看完贾德干修改后的草案,眉头深锁,他缓缓抬起头,凌厉的目光直逼贾德干。

  一番唇枪舌剑开始了。

  “贾德干先生,既然东北地区、台湾澎湖群岛大家都认可是日本从中国强占去的领土,不知为何在阁下的修改文稿中却只说日本必须‘主动放弃’,而不是‘归还’我国? ”

  “哦,尊敬的王宠惠先生,这有什么问题吗?宣言中已经言明,东北、台湾澎诸岛都是中国被占领土,日本‘主动放弃’,自然是‘归还’中国。”

  王宠惠反问道:“‘放弃’和‘归还’无论是作为英文词汇还是中文词汇,意义都截然不同。而且既然你认为日本‘主动放弃’和‘归还’中国表达的是同一种意思,那为什么还要把原稿的必须‘归还’改成‘主动放弃’呢?”

  对方是英国副外相,又是在开罗会议这样一个重要的会议上,用错词汇的低级错误断然是不会犯的,那么,真的如王宠惠所想:对方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吗?

640.webp (4).jpg

(王宠惠)

  确实是这样!英国曾经号称“日不落帝国”,它曾仗着自己工业革命起步早,武器比较先进,在世界各地四处殖民,抢占来的殖民地遍布全球,多到天上的太阳永远不会消失在它的殖民地的上方。如果说日本抢占中国的领土必须归还,那这么多年来,英国占领的殖民地又该如何处置呢?

  常言道,外交无小事。“放弃”和“归还”虽然只是一词只差,但在法理上却可以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就如王宠惠所指出的,日本作为侵略国,“放弃”抢占来的中国国土理所当然,那么“放弃”以后呢?是不是别的国家也可以过来搅搅浑水,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纷争?而使用“归还”一词,指向就非常明确,代表着只能还给中国。

640.webp (5).jpg

  被王宠惠戳中了要害,贾德干脸上仅有的微笑也消失了,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这个时候,一直端坐一旁的美国驻苏代表哈里曼也看不下去了,开始慢条斯理地发表自己的看法。

  “贾德干先生,请问贵国坚持如此修改,根据何在呀?

  贾德干毕竟是外交界的老手,就在哈里曼提问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找到了托词。

  “两位先生,草案中关于日本占领的其他国家领土部分并未说明必须‘归还’何国,如果唯独将东北、台湾等地说明必须‘归还’中国,国会可能会质疑政府偏袒中国。”  他话音刚落,王宠惠腾地站了起来,面向贾德干说到:“贾德干先生,贵国政府觉得不好向国会交代就不修改此处,但如果不修改的话,我国政府又怎样向我四万万深受其害的同胞交代?”

  王宠惠的慷慨陈词得到了哈里曼的支持。贾德干被逼得无话可说,只能要求休会,找丘吉尔重新商议。20分钟以后,回到谈判桌上的贾德干当着王宠惠和哈里曼的面,将宣言草案中的“放弃”二字划掉,郑重地写上“归还”二字。

640.webp (6).jpg

  《开罗宣言》的公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关键转折点。70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每当人们对几大巨头聚首津津乐道的时候,往往容易忽略其中看似平静却又残酷的国与国之间的利益交锋。

  外交经验丰富的王宠惠用智慧和胆识捍卫了中国的尊严。

  许多历史学家指出,《开罗宣言》中关于日本掠取中国领土的规定,为战后东北地区、台湾以及澎湖列岛等领土回归祖国怀抱,提供了坚实的法理依据,在这一点上,来自东莞虎门的王宠惠先生可谓功不可没,值得国人翘指点赞。

(本文作者:王爱璋 黄宁)

- END -

“莞事流芳”70个东莞故事

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指导单位:东莞市政协

  主办单位:东莞公共外交协会、东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单位:东莞市作家协会、东莞市朗诵艺术家协会

  声明:本文旨在传颂为祖国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人们,属于社会公益传播行为。部分选用的图片或引述的文字来源于互联网,仅作为相应内容的链接和印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在此一并向为本文作出贡献的人士致谢!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11-09 12:10:34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