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文联动态

“我们时代的民族文学”——东莞首次少数民族作家文学沙龙在市文联举行

        “当前的文学受众群体正在悄然发生改变,文学正在从大时代向小时代转变。”6月6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民族文学研究》杂志编辑部主任刘大先做客市文联,带来一场“我们时代的民族文学”的文学沙龙,吸引了市内不少少数民族作家参与。这是我市首次少数民族作家沙龙。
少数民族写作太回避城市题材
        刘大先从少数民族文学的时代特征说起。对于少数民族文学存在的问题和现状,刘大先认为,现在的少数民族文学在写历史时,容易进入一个误区,用怀旧的历史观来想象美好的过去,用历史来抽打现实。而在进行现实写作时,面对满大街铺天盖地的现实,却往往用传统现实主义的手法来写作,“没有新的表现现实的手法,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力。”他建议作家尝试用抽象隐喻的方法来书写现实。
        “现在的少数民族作家热衷于写乡土题材,很少面对城市进行写作,他们写游牧生活、田园生活,故乡在他们的记忆中总是温情脉脉……”刘大先一针见血地指出,事实上,现在的乡村变化很大,家乡已面目全非,你面对触目惊心的乡村现实不去写,却放逐自己沉湎于过去的美好,“这是逃避行为,也是虚假写作。”
         刘大先认为,作者在创作时不能游离于现实之外,放着好好的现实不写,自己去造一个现实出来,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写作态度。“人们对于少数民族作家往往有一个刻板印象,认为少数民族作家一定要写少数民族文学,这非常狭隘。每一个作家都应该有自己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他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自由的写作方式。”他建议在场的少数民族作家在对社会进行整体性观察时,将自己放在历史长河中,不要脱离历史,也不要凌驾于现实。
文艺阅读在新媒体中得到新生
        “这个时代的阅读方式发生了变化,受到网络、电视、手机等的干扰,大家已经没有一个静谧的环境来阅读长篇小说,人们的心是浮躁的,更热衷于快餐文化。”他认为,像马尔克斯、契柯夫等动辄上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在这个年代已鲜有人问津,他建议在场的少数民族作家在创作时,最好将小说字数控制在20万字左右,以质取胜。
        刘大先认为,这个时代感知世界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以韩寒的电子杂志《ONE》为例,当前的文学受众群体正在悄然发生改变,文学正在从大时代向小时代转移,“《ONE》目前的App下载量已经有几千万,更多的年轻人通过App的形式来阅读韩寒的作品,文艺阅读在新媒体中得到新生。”
        “文学的思维和逻辑也在发生改变。”刘大先指出,在上世纪80年代,流行的是纯文学,到了90年代,新写实历史主义曾经一度走红,从2000年开始,身体写作、欲望写作开始有了苗头,“到了现在,随着90后的成长,文学进入小时代,进入了郭敬明、韩寒的时代。”
小时代的隐忧也一直存在,刘大先说,现在的年轻人关注度越来越窄,让世界正在走向微缩,文学越来越缺乏公众话语权。
(文/廖杏子 图/庞锋)
 
 
刘大先博士的讲座精辟而锐利
 
市文联主席刘锦明出席文学沙龙并讲话
 
东莞文学艺术院副院长柳冬妩主持沙龙
 
东莞少数民族作家专注聆听讲座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5-06-20 14:32:44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