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文联动态

“中国文学名家看东莞”系列活动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副主编崔庆蕾专访

编者按:

  7月28日至30日,由东莞市委宣传部指导,东莞市文联、樟木头镇政府主办,《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东莞文学艺术院、东莞市作家协会、东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承办的“中国文学名家看东莞”文学交流活动在东莞市樟木头镇成功举行。与会领导及文学名家针对东莞文学如何实现新的跨越和“异军突起”,如何突破多重“瓶颈”实现从高原向高峰的迈进,进行了有益的探讨与深入的交流。在“中国名家为东莞文学发展把脉”的专题座谈会上,各大名刊名编围绕“东莞文学创作的现状、特征与现象;东莞文学创作的优势、局限及存在的不足”等话题进行了把脉问诊,提出了真知灼见。为此,东莞市文联微信平台特推出“中国名家看东莞”系列专访,以飨读者!

640.webp.jpg

  【崔庆蕾】

  1985年生,山东聊城人,文学博士,《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副主编。主要研究方向为当代作家作品研究、当代文学思潮研究。有文章散见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文艺报》《艺术评论》《创作与评论》《传记文学》等报刊。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现代文学馆馆藏珍品的发掘、整理、研究与出版”及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等多项科研项目。参与编选“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必读”“中国新时期作家研究资料汇编”等系列丛书。

640.webp (1).jpg


“中国名家为东莞文学发展把脉”

专题座谈会上的发言

  各位领导,各位作家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参加此次文学交流活动,刚才几位主编从创作的角度谈了非常好的建议,我编的刊物是学术研究刊物,我就结合东莞的文学发展,从研究的角度谈几点想法。

  第一,东莞文学和广东文学有非常好的文学传统,有非常整齐的文学队伍,尤其是创作和评论的结合非常好,这一点令我印象深刻。创作方面,广东走出了很多名家,出现了很多经典名作,老一代的作家有欧阳山、草明、秦牧等等,他们的很多作品是在广东完成的。更年轻些的像作家村的作家,在当代文学中也很有影响力。文学研究方面,广东也涌现出了很多著名的学者,像洪子诚、陈平原等著名学者都是从广东这边走出去的。广东青年一代的评论家也都非常活跃,对于当代文学研究有很大贡献。我想广东这种良好的文学传统和文学氛围以及强大的人才队伍,是这里的文学不断繁荣发展的基础和保障,也是要传承的宝贵的文学资源。

  第二,我觉得应该要重视本土经验和个人经验。刚才大家也谈到了,我们每年那么多作品出来,我们写什么样的作品能出精品,写出什么样的作品更有价值。我的个人见解是要回到本土经验和个人经验。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有一本书叫《给青年小说家的信》,以信的形式谈文学创作的一些理论问题,其中谈到创作主题与作家的关系时,他认为是主题来找作家,而不是作家寻找主题,他强调的是要写那些熟悉的经验和人事,我非常赞同他的看法,我觉得对作家而言熟悉的主题和经验会更有可能让一部作品成功。那么回到区域文学发展上来,我觉得本土经验尤为重要,因为这是独属于这个地区的文学资源。尤其是东莞这个地方特别有代表性,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之一,这些年所经历的城市变迁,生活变化,都很有代表性,很有故事性,我建议大家多回到本土经验和个人经验中来,挖掘我们自己的故事,多写我们本土的故事。

  第三,要重视文学评论、加强作家和评论家的交流。我们都知道创作和评论是文学的两翼,两翼齐飞,文学才能有更好更均衡的发展。我觉得现在存在的一个普遍性问题是,评论家跟作家之间的交流不够,现在虽然有很多文学会议,但真正深入的交流探讨仍然是缺乏的,东莞这边有比较齐整的创作和评论队伍,区域性的文学研究做的也比较好,我觉得要充分利用这个资源优势,多组织作家和评论家之间的交流沟通,在思想的交流碰撞中促进彼此更好的成长,推动区域文学发展。

  ——现场互动

  问:东莞很多作家的创作,呈现出多元化的流动或融合,除打工文学外,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儿童文学、影视、动漫等门类也很值得关注,有的作家从一种文体向多文体发展,有的从一种文体转向另一种门类,这是可喜的文学迹象,或者说是一种动态。不同的地域涉及到不同的文学生态,东莞的文学作为一种现象值得我们去关注,但如果每位作家的作品都去评论的话,根本顾不过来,我们多是从文学理论综述性的现象去思考和研究,这样更有学术、理论价值。有时候挺困惑,因为每年要做理论和大型的年度综述,其他很多文学理论,也要进行阶段性的阅读,不然进行文学鉴赏很困难,但很多作家又希望能够评论他们的作品,如何能做到两全其美?

  崔:我想这是所有从事文学评论的人面临的共同难题,一方面想做更多的阅读,对文学做整体性、理论性的研究,一方面又要兼顾作家作品,尽可能地对优秀的作家作品做出回应。但每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很难兼顾。我的想法是,首先要有精品意识,在精力有限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多关注文学精品,对精品做出阐释。不管是整体研究还是个案研究,都尽可能的选择文学精品和有重要价值的选题,这既是对文学负责,也是对有限的精力负责。其次,我想可以多一些文学批评研究的方式,对作家作品进行研究,最好的方式当然是落实在笔端、体现在评论文章上,但也可以有其他的方式,比如编辑文学年选,从众多作品中选择好的作品出来,以年选形式推荐给读者,遴选作品的过程包含了审美选择、价值判断,能体现编选者的眼光、态度和立场,我想这也是一种有效的批评研究的方式。

  问:我这几年主要写文学理论,关注广东、东莞,关注到的总共有三四十位,面上是比较高的。我的问题是,我们评论的这些稿件到时候可以发给你们刊物吗?

  崔:感谢您对我们刊物的关注和支持,欢迎大家来稿。广东、东莞地区的文学研究做的很好,我们也希望同大家有更多的互动和交流。

640.webp (2).jpg

  ——记者访谈

  问: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副主编,您觉得东莞作家在创作时应注意哪些方面才能更好地体现当代性?

  崔:我觉得东莞作家要更多关注和立足于本土资源,充分利用东莞本土经验,一方面每个作家的创作离不开自己的生活和时代经验,另一方面东莞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之一,有丰富的历史、经验、故事。发掘、讲好东莞故事既是作家在新时代的光荣使命,也是作家寻求自身突破和体现当代性的重要路径。

  问:如何利用评论来指导作家的创作?

  崔:一方面要重视评论工作以及加强评论队伍建设,提高理论评论水平,另一方面,要加强评论家与作家的交流互动,相互启发、相互照亮,要将评论和创作更好的结合起来,文学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 END -

文编 | 木桃  莲子  雪芳

美编 | 振舜  贺枝

审核 | 市文联网络文艺中心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8-02 10:28:16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