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文联动态

“中国文学名家看东莞”系列活动之《中国作家》主编程绍武专访

编者按:

  7月28日至30日,由东莞市委宣传部指导,东莞市文联、樟木头镇政府主办,《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东莞文学艺术院、东莞市作家协会、东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承办的“中国文学名家看东莞”文学交流活动在东莞市樟木头镇成功举行。与会领导及文学名家针对东莞文学如何实现新的跨越和“异军突起”,如何突破多重“瓶颈”实现从高原向高峰的迈进,进行了有益的探讨与深入的交流。在“中国名家为东莞文学发展把脉”的专题座谈会上,各大名刊名编围绕“东莞文学创作的现状、特征与现象;东莞文学创作的优势、局限及存在的不足”等话题进行了把脉问诊,提出了真知灼见。为此,东莞市文联微信平台特推出“中国名家看东莞”系列专访,以飨读者!

640.webp.jpg

  【程绍武】编辑家、评论家,《中国作家》主编。曾任中国作协《作家通讯》主编,《人民文学》杂志社编辑、编辑部主任,《中国作家》杂志社副主编。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主编“新生代作家小说精品”《被雨淋湿的河》《成长如蜕》《是谁在深夜说话》三卷,著有评论《既暧昧又温存》《制作时代的制作之书》《日常生活的炼金术》等。编发的作品如何申的《年前年后》、孙惠芬的《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晓航的《师兄的透镜》、郭文斌的《吉祥如意》、魏微的《大老郑的女人》、鲁敏的《伴宴》等中短篇小说均荣获鲁迅文学奖。

640.webp (1).jpg


“中国名家为东莞文学发展把脉”

专题座谈会上的发言


  来过东莞几次,每次来都很高兴,因为东莞浓厚的文学氛围是别的地方不多见的,这些年来东莞一直在关注文学、支持文学、扶持作家,东莞对文学的重视在全国都很有名,东莞打造的樟木头文学小镇在国内文学界也非常有名,已形成重要的品牌效应,现在还在不断吸引着各地作家到这儿来定居,生活、写作。这种文学氛围的营造,与市委市政府的重视是密不可分的。

  东莞的文学创作,题材广泛,体裁多样,好作品很多。开放性、包容性也很强,要说未来要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个人有几点想法,一个是要增加本土特色,注重本土资源的发掘。这个很重要。今天上午吴书记讲到东莞是一个富矿,的确这里是近代史的起点,又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写作资源丰富。但现在我们应该分析一下,这座富矿里面哪一条矿脉的价值最大?比如说打工文学,打工文学是这里边的一条矿脉,曾经价值最大,当初打工文学刚刚兴起的时候这个矿脉的价值最大,现在打工文学已经写了十几年了,已经写得很充分了,这条矿脉已经挖得差不多了,不再是价值最大的矿脉了,如果还要写那很难再有大的突破大的收获。目前我觉得价值最大的是应该本土资源,也就是东莞本土的历史、文化、生活、故事,现在这条矿脉还挖掘得不够,或者没有引起充分的重视。海南跟广东有些相似,海南建省以后也是外地人大量涌入,外地作家大量涌入,但海南有几个本土作家很厉害,比如崽崽,写出了《我们的三六巷》这样带有强烈海南文化特色的作品,发在《中国作家》。这部作品表现海南城市变迁的过程,建设的过程,外地人到海南的过程,改革开放的过程,但他做了本土化的处理。里面的语言、人物对话,生活细节,生活方式、包括环境都是很强的本土味道。本土文化气息特别浓厚

  现在的写作尤其是东莞作家的写作,如不向本土生活本土文化去挖掘素材恐怕是很难突破的。一写都一样,都是打工故事,这样的故事可以发生在东莞,也可以发生在海南,也可以发生在北京、上海,这就没有区别了,而且作品很容易表面化。在这方面,本土作家更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但外来作家也可以去写,谁在本土资源本土文化上挖得最深,谁最先开始挖,谁就更容易成功。

  现在我们也经常谈到大湾区文学这个概念,什么叫大湾区文学?肯定是区别于大湾区之外的文学,怎么区别?肯定是用大湾区本身的特色来区别。如果你写的还是让人一看这个事在上海、北京、南京、天津都会发生,在文化特色上、生活形态上都是一样,那没有意义,所以调整是很有必要的。

  第二我想说的是,要加强鸿篇巨制的创作。习总书记说现在文学创作有高原无高峰,要求我们要创作高峰,那么这个高峰指什么?什么是高峰?一个短篇小说、一篇散文、一部中篇小说固然也可能是好作品,但高峰这个概念我个人认为首先应该是鸿篇巨制,首先在形式上一定是大部头的作品,绝对不会是一篇短篇小说就是高峰了,一篇散文就是高峰了。大家还是要挑战一下自己,给自己设定一个大目标,要有写史诗的雄心,要有鸿篇巨制。我觉得东莞的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变化,光靠中短篇是不行的。

  我1988年第一次来东莞,那时候东莞还是农村,村里是池塘、成群的鸭子,成片的芭蕉树这样的景象,都是泥土路,倒是很有田园风光,但现在没有了。几十年的变化,写小体量的东西,难以表现几十年巨大的变化,这种表现一定要多角度多人物多层次多维度。长篇小说最大的特点就是人物众多,时间跨度大。比如广东的作家欧阳山写的《三家巷》,还有陈残云的《香飘四季》,这是本土化写作的代表,具有广东特色。现在我们要是问东莞文学有什么特点?往往说不出来。但是要说到《三家巷》,说到《香飘四季》,我们就会说这就是广东文学。

  写长篇小说跟写短篇小说的心劲也不一样,短篇小说很快就写成了,长篇小说真的要有沉下心来,耐得下寂寞来,长期积累,才能创作出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下的作品。

  第三、现在我们提倡现实题材创作,十九大报告里也提出过,习总书记指出要提倡现实题材创作,要以人民为中心,各杂志社各出版社都在寻找现实题材的好作品。但现实题材有一点往往容易被忽略,那就是太注重现实表面而忽略了现实题材应该有一个历史的根系。优秀的现实题材创作都应该有一条根系在下面扎着。我们现在都在说写作有雷同化、同质化的问题,我想跟这个有关系。大家都是奔着现象去的,而现象在大家眼里见的都是差不多的,如果现实只是表面事件,那往往没有差别。现实题材一定要有历史的根系,没有根的东西是不行的。东莞文学要强调现实题材创作,也要深入地挖掘东莞的历史,打通过去现在和未来,你的小说就不一样了。

  ——现场互动

  问:请问东莞文学如何超越地域性和时代性,创作更有艺术价值的作品?

  程:有地域性并不是坏事,首先要写出地域性,写的时候也不要想着超越它,你写到了一定层次之后,自然就会超越地域性而形成一种为所有地域都可以接受的作品,不要写作之前就想着超越。地域性和时代性都不要想着超越,你写的作品带着时代性地域性都是很自然的,好的作品往往是带有强烈的时代性和地域性的,而一旦有了强烈的时代性和地域性,自然会被各个时代各个地域的人所接受所认可,这自然就有了超越性,听着很悖论。如果写作时,时刻想着要超越这个时代超越这块地域,那你写的很可能是失败之作。

  问:刚才程主编讲了一个细节,听了很有感触,就是“现实题材需要历史的根系,作品才能扎得深”。在植物学界有一种人工繁殖方式叫嫁接,比如柑橘需要嫁接在枳壳上,苹果需要嫁接在沙果上,接穗与砧木的亲和力越强,植株的成活率就越高。而现实题材就像很多接上去的枝桠,怎样才能将作品内部的历史根系找准、接上,让作品更有生命力?以及写长篇时如何处理作品的时间长度和空间跨度?

  程:作品跨度是一个方面,你写一个现实题材,如只写现实层面,那就是根系扎不深,还是要有一定的时间跨度,这样小说里面的历史纵深感就会有了。还有根系我理解就是能一直在生长的东西,包括环境、地域、人和生活,所有生长的过程,把过去和现在拧在一起,整部小说的根系就出来了。根系越丰富越好,空间意义也就会越大,我觉得写出生长的过程,不只是社会变迁,包括写出人物命运的变化和性格心理的历史等,作品就成功了大半。

  ——记者访谈

  问:请问东莞作家的构成及创作有哪些特点?

  程:东莞作家队伍壮大,人才济济,创作题材很广,体裁形式多元化,同时更加注重现实性,更加注重现实主义文学的创作,这些年来成绩斐然。

  问:对于未来的创作中,东莞作家应该在哪些地方用力,才能让作品达到高峰状态?

  程:东莞的现状是本土作家和外来作家兼有,这是东莞作家队伍的特点。未来的创作需注重本土化题材的发掘与本土文化特色的加强,表现浓厚地域特色的人与生活,作家在创作中要注重历史根脉的挖掘,要有历史纵深感。

- END -

文编 | 木桃  莲子  雪芳

美编 | 振舜  贺枝

审核 | 市文联网络文艺中心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8-01 09:43:54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