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文联动态

丁燕纪实文学《工厂男孩》作品研讨会在东莞樟木头举行

东莞作家丁燕创作的纪实文学作品《工厂男孩》出版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重视和关注。由东莞市文联、樟木头镇人民政府主办,东莞文学艺术院、樟木头镇文联承办,东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作家第一村、铁葫芦图书公司协办的东莞作家丁燕纪实文学《工厂男孩》作品研讨会723日下午,在樟木头镇政府成功举办。东莞市文联主席周汉标、樟木头镇委委员胡珏出席研讨会并作了讲话。全国著名评论家李建军、温远辉、邢小利、何英、林森、黄礼孩和东莞评论家柳冬妩、胡磊、刘述康、黄忠顺、庞清明等人发表了自己对《工厂男孩》的研读看法。

胡珏委员代表樟木头镇委镇政府致欢迎词时表示,樟木头镇是东莞32个镇街中唯一的纯客家镇,纯朴的山水滋养着这里的人文情怀,也滋养了许多慕名而来的文学人才。镇委、镇政府因势利导,整合资源,创建了东莞文学崛起与发展的平台——“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丁燕从西北新疆来到樟木头后,焕发出新的写作热情,连续创作出多部精品佳作,取得了国内多个奖项,成绩有目共睹。

周汉标主席从五个方面总结了《工厂男孩》的写作特点。他认为,《工厂男孩》的创作是践行到人民中去的一次主题创作活动;东莞市今年开始实施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创作工程,《工厂男孩》是奏响东莞市“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创作工程的前奏曲;《工厂男孩》是对东莞国际制造业名城的一次生动记录;《工厂男孩》是打工文学创作的一项新成果;《工厂男孩》是一部深入生活的扎根之作。周汉标主席表示,东莞是一个值得作家长时间扎根、深入观察的地方,也是一个能出大作品、好作品的地方,更是一个适合作家安居,培养作家成长,扶持作家走向成熟的地方,丁燕的创作实践已做出了很好的例证,希望更多的作家艺术家,能扎根东莞,书写东莞,为东莞人民塑像,让更多的人了解真正的东莞、真正的东莞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评论家李建军对《工厂男孩》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认为,《工厂男孩》体现的是朴实而温情的人性化写作。中国当代文学的危机就是作家的心灵冷化,而丁燕的写作则给我们提供了非常肯定的经验模式。《工厂男孩》是低调而诚实的写作,是通过心贴心的交谈后凝结而成的作品。在丁燕的身上,南北文化气质打通后,让她敏感而明亮,既有南方的细腻,又有北方的豪迈,柔性和刚性杂揉,而这个特点在作品中体现得特别突出。丁燕的写作是一种介入的写作,是近距离甚至零距离的写作,还是一种见证式的写作。的写作具有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和切实可靠的现实感。她不怕吃苦,住到工厂宿舍,看到多少、感受到多少就写多少,而不是凭想象和主观化来推动写作,这是一种很难能可贵的写作精神。她的写作不含糊、不马虎、不草率,描写一个人物,一定描述这个人物的长相和身高,所以这部作品中的人物细致真实,亲切可靠。他评价丁燕的语言清丽清通,准确丰富,文雅锐利,认为她的文字已达到很高的文学性,修辞技巧相当成熟。

《羊城晚报》副总编、著名诗人、评论家温远辉认为作家丁燕细致耐心的创作,坚韧不拔的毅力让人肃然起敬。这本书是东莞“去污名化工程”的硕果。东莞有众多打工者,但很多人不了解他们的生活,也不了解真实的东莞,而《工厂男孩》则展示了工厂的真实图景。作家丁燕所写的每一个工厂男孩都是鲜活的个案,而个案在人群中最有价值的。读者通过这些个案,看到了打工群体真实的生存状态,以及他们的心灵世界。作家丁燕努力呈现善良心态,体现人性光芒的写作,既表现出她对采访对象的尊敬,也表现出作家的良知所在。这是一本分享艰难的书,也是一本分享快乐和人性光芒及尊严的书,是一本好书。

陕西省作家协会文学创作研究室主任、著名评论家邢小利认为,《工厂男孩》是作家深入生活或称田野调查之作,贴近时代,贴近生活,是接通地气之作。东莞是“改革开放”的前沿,作家丁燕写的工厂男孩是这个时代一个新的社会群落,他们做工人的活,却是农民的身份。《工厂男孩》描述了这个群落的人,既有生活的广度,又有人性的深度,题材新,有问题意识,是时代的记录。

新疆文联文艺理论研究室副主任、青年评论家何英认为,《工厂男孩》见证了时代心灵的悸动。她将丁燕的创作和诺贝尔奖获得者阿列克谢耶维奇进行对比。在她看来,丁燕从现实出发,最终收获了现实。她认为,诗人出身的丁燕,其语言的形象、犀利、力道、色彩的表现力,都令读者叹为观止。丁燕采访得来的材料,得以借助语言的利器,达到她最终所能达到的语言的上限。因此,丁燕的文本是一个互为激活对方(现实与语言)的实验版本,她让我们看到纪实文学的生长处,让我们感到纪实类文学不必面目粗糙不忍卒读,而令人震撼的现实,同样需要诗一样的语言去穿透和表现。

《天涯》杂志副主编林森谈及《工厂男孩》的部分章节,曾在《天涯》刊发后,又在《北京文学》转载,在读者中产生良好反响。作为办刊人,他敏感地意识到,或许中国现实的复杂程度,已远远超过了某种理论的概括,用任何一种说法去统摄,都难免显得无力。故而,《天涯》倡导深入走进历史的现场,耐心细致地观察与跟踪各种现象的缘起,完整地把握其非线性的因果效应,洞明这一时代的世道人心。丁燕的《工厂男孩》在这个背景之下,无疑就有着难以替代的意义。她深入工厂一线,为我们记录下很多年轻而鲜活的生命在珠三角打工的历程。中国处于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在没法用一个公式、一条理论去把握的时候,记录本身就是意义,而丁燕的意义,就在于她的书写,给历史留下了清晰、真实的人证和物证。

著名诗人、评论家黄礼孩认为,作家丁燕通过扎实的田野调查,写出了一个群体秩序与人的生活之间的张力与命运。这本书涉及到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经济学等知识结构。走进工厂大门之里的丁燕,看到的是被别人忽略的风景和人生。丁燕以诗人的敏感、小说家的技巧和纪录片导演的眼光来呈现工厂男孩这个群体,能动的参与让她没有成见和偏见,让她的亲历成为现场,更多的真实性因为她的真诚而得以对她打开。《工厂男孩》给出了丁燕个人的发现,给出了充满热忱的体察和理解,给出了关于这个时代某个特殊群体生存的现场,并会在未来成为人类的记忆。

东莞文学艺术院副院长、东莞评论家柳冬妩认为,《工厂男孩》描述了打工者的生存经验,是来自底层内部的身份叙述,是身份未定者的文学,也是持续追求归属和无穷追问身份的文学。《工厂男孩》是打工者生存经验和精神体验的感性化表现,是形塑族性记忆的重要文化想象场域和美学形式。在他看来,身份认同问题,关乎几亿中国人的现实生存境遇和文化境遇,它既与城乡中国的社会变迁相关,也与特定的政治文化生态存在密切的联系。身份认同问题表明了打工文学蕴含着值得进一步探究的意义空间,至少,它为我们把握当前中国的复杂思想状况和现实境遇,提供了一条别样的认知路径。

东莞评论家胡磊认为,《工厂男孩》以非虚构的现实手法、充满隐喻的叙事构架及对生命与生活的敬畏,直面现代化工厂车间,逼真而又深刻地描绘出工厂男孩常态化的生活真相和精神真相。丁燕通过对城市化进程中打工群体的叙写,描摹了一幅幅众生图像。丁燕站在对打工者理解和同情的立场上,书写打工者群体的生存处境和心理状态,发现农民进城后的生命状态和城乡冲突中的情感困境。《工厂男孩》这部作品以逼真鲜活的现实描述、深广痛切的人文情怀以及灵动多姿的艺术笔触,表现了打工者的人生状态和对社会公平正义的理想诉求。丁燕从工业园区日常生活场景中提炼出反映人性本质的生动细节,挖掘打工人生的复杂内涵和多重体验,让读者窥探到社会的内里和人物的内心,充满了对底层打工人群凡庸人生慈悲的关照。应该说,丁燕的这部非虚构文本在为底层经验平添新的叙事向度的同时,也丰富和发展着底层写作对现实的想象性建构和文学诉求下的社会性对话。

东莞评论家刘述康认为这本书把工厂男孩作为描写对象,而他们正是推动东莞“改革开放”的生力军。这本书关注新生代农民工问题,记录转型时代的变迁,从普通劳动者的经历反映整个时代的嬗变。作家丁燕还为东莞当代作家树立了一个榜样。在东莞生活的作家很多,但像丁燕这样扎根工厂,和一群打工者生活在一起,直接了解他们生活的,应是惟一的一个。

         东莞评论家黄忠顺引用英国小说家狄更斯的《双城记》中的片段,阐释了作家对写作对象的尊重非常重要。他认为《工厂男孩》的写作,正体现出作家平等的视角。这本书在人道主义的叙事中,最终展现出人性的高贵和纯美。

东莞评论家庞清明认为,作家丁燕来东莞时间虽然不长,但却写出了《工厂女孩》《工厂男孩》等系列作品,实在让人佩服。丁燕所写的90后工厂男孩,有血有肉,有名有姓,有爱有恨。这部作品让他感觉到一个诗人的良知,感觉到人间大爱。

作家丁燕在答谢词中,表达了她对东莞这座城市的深深谢意。在她看来,东莞不是她的第二故乡,而是另一个故乡。她认为,一个人和他所处的时代不可分割,也和他所处的环境不可分割。她在新疆出生和长大,在那里树立了她的写作理想;但是,是到了东莞,她的理想才真正地开了花,结了果。没有岭南火热的创业史,没有热带的蕉风荔影,没有东莞市的各种奖励扶持政策,便不可能孵化出她今天的创作成果。她将以这次研讨会为新的起点,继续努力创作。 

 

 阅读延伸:

《工厂男孩》简介

 据了解,《工厂男孩》是作家丁燕利用周末和假期,历时两年时间深入东莞樟木头镇工厂路的工厂企业,与工人同吃同住,近距离甚至零距离地了解和体验一线工人的生活,多方积累素材而创作出的一部深入生活的扎根之作,其内容描述了青年产业工人面对命运、面对现实的种种困难,努力工作,认真生活,永不放弃希望和追求。这本书见证了生活在制造业名城东莞这座城市中的新工人的喜乐哀愁、苦难挣扎和激情梦想,让人们重新理解、重新发现制造业名城的现实内涵和文化意义。这部作品一经出版,即刻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和关注。而此前,同样由丁燕所创作的纪实文学《工厂女孩》曾获得第九届文津图书奖、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提名、第五届徐迟报告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工厂男孩》研讨会在樟木头镇召开 

 

东莞市文联主席周汉标从五个方面总结了《工厂男孩》的特点

 

来自全国各地的评论家和东莞本地评论家共同研讨《工厂男孩》的意义所在

 

研讨会上,大家一致认为,《工厂男孩》的最大特点是“见证”

 

著名评论家李建军给与高度评价,认为《工厂男孩》体现了朴实而温情的人性化写作

 

《羊城晚报》副总编温远辉认为《工厂男孩》的写作体现了作家的良知和胸怀

 

作家丁燕表达了她对东莞的深深谢意,她认为东莞不是第二故乡,而是另一个故乡

 

研讨会顺利结束后,与会人员合影留念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7-27 15:54:00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