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资讯动态

关于“中国作家第一村”的一些思考和建议

雷 达
 
       一、“中国作家第一村”的意义与启示
       从我眼见的事实来看,“中国作家第一村”是一个自然而然形成的群落,甚至连作家们事前也没有想到。它并无任何人为的痕迹,既不是标新立异,也不是制造新闻,它完全是今天中国现实生活飞速发展和作家创作方式多样化所带来的一个新现象。当然,与来这里不定期居住的作家们的生活经历有关,也与樟木头镇优异的自然和文化环境有关。王松、雪漠、葛水平、唐达天等一批作家和我一样,长期居住在中国的北方,对南方特别是岭南地区有一种地域和文化上的距离感,但正是这样一种距离感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和了解的热望。他们来到这里,与这里的文化发生碰撞,继而对这里产生强烈的亲和感。从文化上来说,是丰富了甚至再造了一个新我。对一个作家来说,这是可喜可贺的,它将带来创作上的新气象。东莞的经济发展举世瞩目,文化事业也蒸蒸日上,不仅建成了规模可观的东莞文学艺术院,还设立了签约创作项目,举行各种文艺活动,取得了喜人的成就,吸引了一批全国有影响的中青年作家,使得东莞成为作家们不时聚居的重镇之一。东莞文学艺术院的几届签约,为中国作家第一村的形成创造了前提条件;而位于东莞市东南部的樟木头镇因其特殊的地理和文化,又成为作家们首选的居住地和创作地。
       樟木头不仅是广深、京九铁路,莞惠公路和东深公路的交汇地,交通发达,镇内又有著名的“观音山森林公园”,森林覆盖率达99%,是新的旅游圣地。它不仅有数百年历史的以麒麟舞为主的客家文化,还因其工业发展快,房地产发达,商贸业兴旺,被人们誉为“小香港”。它属于一个文化交汇、梦想交汇的地方,成为作家们体验岭南文化、客家文化和快速发达的工商文化的一个新的基地。种种因素的合力,自然促成了“中国作家第一村”的形成。于是,许多作家被有着独异文化特色的、森林覆盖着的“小香港”东莞樟木头镇吸引了,并先后在这里安家置业,潜心写作。
       “中国作家第一村”的正式成立对定居于此的作家们来说是一个喜讯,它同时赋予今天作家的创作方式以一些新的含义。所谓“第一”,是指“作家村”这个独特的作家群落在全国出现尚属第一次。其次,虽然中国自古就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之说,但以“作家村”这种独特形式集约,而作家的实力如此之强,人数如此之多,目前在全国还找不出第二个同样的地方,所以称它为“第一村”是名副其实的。我们看到,在人口频繁流动的今天,时空观的改变,作家的流动,人才的流动,不同质素的文化的撞击已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一些专业作家流向高校,一些欠发达地区的作家流向了发达地区,而各地文学院设立签约作家的体制也都使作家们在不停地流动。“中国作家第一村”的出现,实际是在以一种全新的模样肯定中国作家创作和流动的新方式,对文坛来说这也是一种启示。在国外,也有过很多著名的作家村和其它艺术家村,如意大利的圣塔·马达伦纳,那里没有豪华的别墅山庄,却能吸引操各种语言的作家千里迢迢来到,成为意大利名副其实的国际作家村。其实那里仅有一座废旧的古堡,一座小教堂,一幢了望塔和一座谷仓而已,其余都是旷野和山林。它之所以著名,不仅是因为那里产生了意大利著名作家格格·冯·瑞佐瑞,还因为那里特殊的地理环境颇能激发某些作家的创作灵感。在那里,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作家面孔出现。马达伦纳作家村告诉我们,樟木头镇或许也将会成为一个作家云集的地方。
       可喜的是,“中国作家第一村”一开始就以一种比较成熟的面貌出现。它不但集约了王松、葛水平、雪漠、陈启文、王十月、唐达天、冉正万、南翔、郭严隶、丁燕、周敏、魏红花等国内知名作家相继入住,而且还有一批名作家即将陆续入住这里。先期到这里的作家已经创作出了一批令人瞩目的作品,如王十月的《国家订单》、《无碑》、《寻根团》,雪漠的《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王松的《红》、《八月桂花香》,陈启文的《共和国粮食报告》、《江州义门》,唐达天的《创业狼》、《一把手》、《二把手》等,都写于樟木头。
       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作家聚首樟木头镇,也会有更多优秀的作品从这里诞生,走向全国乃至走向世界。我们期望,“中国作家第一村”作为一种积极的文化力量,在繁荣文艺创作,促进精神文明建设和人的全面发展方面,在文化新城东莞和文化名镇樟木头的建设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我相信,它必将成为东莞乃至广东的一张著名的城市名片,对于城市精神、城市气质,城市文明,以及城市知名度的提升都将产生广泛的影响。
       感谢大家推举我为樟木头“中国作家第一村”的村长,虽然这是个万万不可当真的头衔。祝中国作家第一村生机勃勃,人气兴旺,精品迭出,前程远大!
 
       二、“中国作家第一村”后续发展思考
       目前,中国作家第一村在国内已有一定影响,作家村的作家构成也已初具规模,在这种情况下,其如何继续发展便是一个不得不思考的大问题。
       首先,中国作家第一村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即它在中国大地上到底是一个什么形象?它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它又与当地,即东莞、樟木头的关系如何?它只是存在一时,昙花一现,还是要永久地存在下去?它只是一个住宅地,还是一个拥有综合功能的基地?一年来,我经常在思考这些问题,也不断地与作家、政府人员以及旅游界的学者们探讨过这些问题。我以为,目前我们对樟木头镇的作家村只是有了一些最初步的建设,我们也仅仅只是吸引了一些作家来这里零散居住,并恰好产生了一些有影响的作品。但是,这些成绩还只是基于经济建设的单一考虑,作家也还处于分散的状态,作家村还没有灵魂性建构,没有真正让天下所有作家向往的精气神。因此,我以为,作家村接下来的工作,首先是其定位。
       在我的头脑中,是有一个作家村的基本形象的,这是一个具有浓厚的文学气息的生态村。此生态不仅是自然生态,而且是文化精神生态。这里居住的作家不仅仅是中国很有影响的作家,而且还可以是国外一些作家。这里的居民也不仅仅是长期居住于此的作家,还有短时期寓居的作家。所以,这里的环境应该要适合于作家们的需求,适宜大量作家流动于此。将来,中国最好的作家可能就诞生在这里,一些优秀的甚至伟大的作品也有可能诞生于此。这里应该有很多优秀作家们生活、工作的痕迹,有精神的遗存。它将成为文化人的圣地。由此,它将使这里成为一个文学爱好者、大学生、学者们常常要造访的地方,成为一个文化旅游目的地。它由此将长久地留存于樟木头镇,也将长久地影响樟木头镇的文化经济生活,真正地从文化意义上来营造樟木头镇的文明生态。我觉得这才是中国作家村真正的意义。
       文学,是一种精神的存在,语言的存在,它不像房产地建设等很快给一个地方带来直接的经济的腾飞,但是,它是无用之大用也,它会从灵魂深处慢慢地影响人,影响一个社会。因此,我们要以长远的眼光来看待中国作家第一村的建设。
       其次,我以为要做一个规划。我们既要制定长远的发展目标,又要制定短期的发展目标。短期内,我们要吸引更多的作家和艺术家来这里,并让艺术家们留下大量的艺术痕迹,如雕塑、建筑、绘画、音乐,来装饰作家村。还要吸引国外的作家和艺术家来这里居住、创作。要把一部分房子卖给作家来长期居住,而把大量的房子可以考虑给作家和艺术家们来租住。在假期举办一些有影响的活动来吸引人们来这里参观、访问、旅游。要建设一些功能性设施,如剧院、作家村作家生活用具与作品展室(可以把一些历史上和现当代一些已故作家的生活用具、手稿等仿制展出,力图展现一种文学的氛围)等。使它名副其实地成为作家村。从长远来看,要有更为长远的设想。可以派人去国外一些成功的作家村、艺术村落去参观,并结合实际,以此来制定发展规划。规划要突显它的个性。从这一意义上来说,要建设这样一个作家村就不是一时之计了,而是千秋功业。它一旦建成,将成为整个中国的一个文化标志,也将深远地影响这里的文脉和生态。
       再次,我们要请一些专家来研讨这里的发展。我们不要关起门来自娱自乐,也不要简单地沉浸在文学的单一氛围中,我们要结合当前的形势,寻找一条发展中国作家第一村的大计。它既要符合樟木头镇的实际,为本地文化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福音和实际利益,又要超越当下,以中国乃至世界的眼光来看待它的发展,使樟木头镇的中国作家第一村誉满天下。我们要能够倾听各种声音,甚至可以请一些西方国家的规划专家来谈谈他们的意见。
       最后,我觉得应该以开放的胸怀来对待这里的建设。若能制定一个长期发展的规划,就要一方面改造一些不合理的建设,使这里成为一个和谐的作家村;另一方面可以多方引资,甚至也可以争取国家和广东省的支持,以项目的形式逐渐建设。
       总之,我认为我们要慎重地对待中国作家第一村的建设和发展。我们都是这里的村民,我们又都从事文学活动,我们就应该为这里的发展尽心尽力,使中国作家第一村真正成为我们灵魂的安顿处和精神的家园。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22 10:27:37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